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遇龙 02

*(伪)少爷叶x守护龙蓝
*前年债今年还系列
*我!来!辣!
*前文见tag


『二、本能』


等叶修重新获得身体的掌控权时,红轿已经稳妥的停在地面很久了,他慢慢地扶着矮榻站了起来,没管因为路途颠簸微微撇开的领子,掀了轿帘就下了轿。


迷蒙的细雨将土地变得湿润,红轿的正前方是一个漆黑的洞穴,洞穴旁的石壁上刻了字,大抵是如何从山上离开的法子,还有一小条爬山虎被牵引着固定住,指向一片有着许多乱石的小草丛。


石壁上的刻痕已经很旧的,有的棱角潜藏在石缝中冒出来的绿色阴影之下,被腐蚀得不成样子,叶修朝前走了两步,细细密密的雨丝盖在他的身上,凉意透过单薄的衣衫渗进他的身体,带来...

【叶蓝】遇龙 01

*(伪)少爷叶x守护龙蓝
*前年债今年还+(伪)失踪人口回归+过期式挣扎系列
*有小伙伴喜欢的话就太好啦!谢谢您能点进来!

『一、顶替』

大片的黑云阴沉沉地覆在城镇的上方,压得城里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路上的行人皆是行色匆匆地往同一个方向涌入,每个人的脸色都不近相同,但眼神中表达的意思却明白得很——


他们是来凑热闹的。
凑的是城里叶家的热闹。


城是边城,与京城相隔了十万八千里,传闻边城这叶家与京城的叶家有着一层远亲的关系,京城叶家的长子更是对这边城叶家有一层说不清的关系,这才叫这边城的商贾官吏们束手束脚,致使叶家这么多年都在此处横着走,现在倒是好了,开山不小心开到了龙王的栖息地,害得龙...

【叶蓝】段子

*短小,ooc,架空校园
*不知道什么情况的私设
*第二人称其他视角……?新尝试注意!没有文力伪傻白甜预警

——♥

早上第四节下课永远是教学楼最拥挤的时候,虽然已经和高一年段分开,但是作为一个高二生,迟下课了的我,还是没来得及教学楼二楼冲下去,因为高三年的学长学姐们已经占满了整个楼道。

可能是因为有食堂特供,因此他们并不着急吃饭占座,而是拥挤且慢地下着台阶。我攥着饭卡也有些无语,但到底是因为自己的问题,就在我准备随大流涌进楼道里时,突然有两个人吸引了我的视线,他们从上面的楼梯跟着人流走下来,我几乎只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正在与他人讲话的学长。

正是前不久社团节出了意外,临时上台顶包男主持的现...

【叶蓝】阁夜·<合>

*架空,武林鬼才(神医)叶x魔教教主(伪)蓝
*文案一路失踪……脑洞一路放飞……跟开局想写的不太一样,只有开头结尾是符合原要求的……有空再修吧_(:з)∠)_感谢长达四个月的等待(鞠躬)
*中二病晚期发作,请不要拍打这只咸渣!

Ψ————……

意外总是来得猝不及防,当叶修正把两人的衣着重新整好时,蓝河的书桌旁突然亮起了一个蓝紫色的法阵,同时窗外飞进一只木鸟,正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叶修手上。

两个人皆是神色一凛,却也不彼此避开,各自解起码来。

“那边出事了。”读完信息的两个互相对视一眼,蓝河伸手拉开了小几下的隔层,将一张符纸放到烛火上方点燃,几乎是在符纸燃烧的同时,蓝溪阁的警报声响彻天际。

“...

今天终于出门成功标记行方方 @脑洞识别预览器 啦!结尾放一张温油可爱的行方方(???)

Po出来的是617要在行方方摊位上寄售的全职自调墨水~还有和行方方一起赶工的无料w想印小蓝戳的同好们可以准备好小本子啦~此外还有一本孤本掉落敬请关注~

#2018叶修生快!
#22:22
#愿你在未来一路顺遂。

“一气点下去,
这十分钟里,
这个叫蓝河的人,
竟然锲而不舍
向君莫笑发了18条申请。”

叶蓝初印象摘录♥

Ps.
_(:з)∠)_叽喵(发出没有稿子的声音)
最近很忙,没有存粮,脑洞枯竭,没有文力……连手写都没有排版好,大概也只能算个心意了……感谢并不因此催稿我的企划内的所有太太们,很幸运能遇到你们,各位交稿赶稿真的都很自觉TVT

在祝贺叶修又长了一岁的同时决定进行抽奖活动,在本条评论下按序报数,抽出5位幸运小伙伴,可获得以下奖品:叶蓝手写(不介意渣的话,可指定or主页已发布过内容),叶蓝衍生手链,叶蓝周边,叶蓝同人志等内容物,让我们一起为...

【叶蓝】阁夜·<转>


*伪失踪人口回归……
*架空,武林鬼才(神医)叶x魔教教主(伪)蓝
*内含上车级内容,未满购票年龄请勿点击,谢谢配合。
*中二病晚期发作,请不要拍打这只咸渣!

Ψ————……

“唔……”快.感如潮水般袭向蓝河的四肢百骸,他的身体已然在汹涌的情.潮中失去了全部力气,只能软软地被君莫笑抱在怀中抚慰。不过现在仅仅只称他为“君莫笑”的话反而不合适了,毕竟他同时也是五年前那个战无不胜的叶秋将军,更是儿时那个护着他不伤分毫的叶修哥哥。

背脊上的湿意让蓝河后腰上剑与诅咒的标识愈发明晰瑰丽,褪去普通皮囊的俊美男人拥住怀中的青年,眸色深沉,他的手指在白皙透粉的皮肤上辗转流连,带着薄茧的指腹擦过怀中青年的敏感...

【叶蓝】段子

@_月本冻鹿肉_ 很早以前答应鹿鹿的,还的比较迟不要介意么么啾。

☆*☆*☆*☆*☆*☆*☆*☆*☆

许博远看了看那物什,脸上的表情绷得紧紧的,他再次不死心地看向叶修,但叶修只是坐在他的对面摇摇头,忍笑的声音带了点低劣:“如果你不会的话,我也可以教你……”

听到这话的许博远身体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把叶修伸过来的手按回椅子扶手上,故作镇定地说:“做就做,你不许插手。”

叶修倒是把手收了回去,只是视线依然牢牢地黏在许博远身上。许博远揉揉发红的耳垂,他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轻轻吻上那东西,灵巧的舌头很快将一部分干涩的地方弄得湿滑黏腻,他并没有急着攻克其他地方,只是用舌尖一下一下地轻触着已经湿...

【叶蓝】阁夜·<承>

*架空,武林鬼才(神医)叶x魔教教主(伪)蓝
*上次预警错更了……腿肉割着割着就被自己吃掉了也不晓得还有没有XD无脑,无逻辑,上下文衔接不当注意
*中二病晚期发作,请不要拍打这只咸渣!

Ψ……

蓝河醒来的时候已是夜半,虎口的部位还有着刺痛的感觉,温暖的水流从指缝间划过,他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好半天才看清楚所在之处是蓝溪阁的温泉。

身上的红色外衫被整齐地叠好,放在了温泉外的不远处,白色的里衣倒是没有被脱下来,只是半松着腰间的束带,正垮垮地搭在他的身上。

他先是怔了一下,脑中满是疑问,没一会儿像是想起了自己放出的几只木鸟,额间的隐痛让他没法正常思考,蓝河索性把事情抛开,将腰间的束带解...

【叶蓝】阁夜·<起>


*架空,武林鬼才(神医)叶x魔教教主(伪)蓝
*内含上车级内容,未满购票年龄请勿点击,谢谢配合。
*中二病晚期发作,请不要拍打这只咸渣!

Ψ——————————

叶片被风吹起,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寂静的竹林中闪过几道黑影。一身红衣的身影勉强在竹林中穿梭,还不时抓下身边几片叶子,用以暗器之法与身后的追兵周旋。

透亮的月光没能穿透云层,却能偶尔照见那红衣之人的脸——

正是出自当今武林中,排行魔教第一位,蓝溪阁的阁主,蓝河。

自五年前蓝溪阁遭人发难,声称蓝溪阁藏下了走火入魔的鬼才“一叶之秋”,蓝溪阁哪里变个人出来交差,最后损失了众多高手,阁主更是险些死于那告发之人的连环毒阵之下。

紧接着朝廷将...

【叶蓝】烟花之诺

#00:00

#小命题:放烟花

#给他们的新年寄语:我还想继续偷♂听你们墙♂角〃∀〃



——(๑ˊ͈ᐞˋ͈)ƅ̋(๑ˊ͈ᐞˋ͈)ƅ̋(๑ˊ͈ᐞˋ͈)ƅ̋——


窗外的寒风异常凛冽,似乎并不把即将到来的新年放在眼里。雨点淅淅沥沥地敲打在窗外的遮雨棚上,奏出了颇有韵调的鼓点。


蓝河有一搭没一搭地撸着赖在他怀里的猫,面前的电视上亮着幽蓝的光,主持人们正在镜头前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他的身体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眼尾还带着打哈欠时留下的莹润。


今晚相较于从前,唯一的不同,便是叶修作为当之无愧的荣耀首席,在群众们的呼声下,代表联盟参加了春晚——就电视上那个。因此,蓝河虽然失去了和叶...

【叶蓝】纪念日得有点新鲜玩法,不是吗?

#2017蓝河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2:14


*撩蓝十三篇 番外(3/3)投放完毕

*啊,没想到真的还能后会有期,没错这个时间还是我(?!

*准备的时间不够充裕,人又老了,原来的稿肝不完,我只好拖家带口地解放出了撩蓝x13的1w5,希望屏幕前的你能够喜欢,那是我最大的荣幸。

*活动后补充更多阅读途径。


不走寻常路的番外三

【叶蓝】段子

*校园风,大学篇,一个失而复得的故事
*傻寸生快! @傻寸是负责把叶蓝甜哭的人 对不起没办法给你更好的了(。)
*OOC我的锅

+♥+:;;;:+♥+:;;;:+♥+:;;;:+

“下节课见。”
“下节课见。”

蓝河关上了手中厚厚的经济学,抬起一只手来笑着跟两个隔壁系的女生挥了挥,才又打开书向前靠在走廊的栏杆上。

“怎么,我们小蓝同志又不急着回宿舍,在走廊招桃花呢?”蓝河的肩膀突然从后方被人重重一拍。

“不敢不敢……”蓝河笑着拍开了那只手,四位好友都已经背上了包,毕言飞的手里还转着一颗篮球。

“你们要去球场打?”
“没,去校外,校内的场我们可打不动,还是让大神们自己娱乐就好了,”梁易春摆摆...

【叶蓝】段子

*七夕快乐!带个小广告:[撩蓝十三篇]预售

*原著向日常+私设:当荣耀选手为抽卡游戏配音

*辣鸡梦x集一个五花都不给我……


“啊!又没有……”蓝河坐在地上哀嚎一声,把亮着屏幕的手机扔上茶几,身体向后一倒,像一条翻身失败的咸鱼。


“还没抽到黄少天配的卡?”叶修靠在沙发上,悠哉悠哉地玩着他的打地鼠机,居然还能趁切换关卡的空档凑过去看停滞已久的抽卡界面。


“哟,这不是王杰希配的五星卡么?运气挺好的啊,诶,还有一张喻文州配的五星卡啊。”地鼠闪着光从小洞里前仆后继地冒出又被按回洞里,蓝河很是烦躁地用手将遮住了视线的刘海往上梳,又伸...

【叶蓝】天人交战

*架空,蛊惑的纯♂情校园告白系列三,剩余设定请自行探索,小连载,应该还有好几个小故事,最近少女心爆表了……
*大概想写一个狂妄自大的少年叶和好脾气蓝但是好像失败了
*OOC满天飞,BUG被我睡(?)
*超爱白鹿鹿给我的小床床(???)

——

“行吧,叶修,那蓝河的生物截至期末考完之前都拜托你了。请务必把他教到及格!他在生物遗传学这块实在是学得太差了!”

生物老师看了看一旁没有看懂剧情发展一脸懵逼的蓝河,一边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一边偷偷观察着自己插嘴进来的叶修。

“成啊。”看着叶修答应得如此爽快,本来不抱什么希望的生物老师眼睛一亮,随即像是想“甩掉这个脑子不开窍的包袱”一样,一把将蓝河推到...

【叶蓝】夏日之梦

*架空,蛊惑的纯♂情校园告白系列二,剩余设定请自行探索,小连载,应该还有好几个小故事,最近少女心爆表了……

*大概想写一个狂妄自大的少年叶和好脾气蓝但是好像失败了

*OOC满天飞,BUG被我睡(?)

*活在白鹿球球 @_月本白鹿球_ 的小窗里,给你的粮食,我爱小窗


——


“早。”

“……早……啊……”


刚咬开手中纸包牛奶的蓝河有些懵逼的看了一眼身旁叼着一袋甜豆浆的叶修,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中翘出的几根晃了晃,再加上他临近期末开夜车开出的黑眼圈,活生生把平日里整洁干净的蓝河同志逼成...

【叶蓝】专属信件

*架空,蛊惑的纯♂情校园告白系列一,剩余设定请自行探索,小连载,应该还有好几个小故事,最近少女心爆表了……
*大概想写一个狂妄自大的少年叶和好脾气蓝但是好像失败了
*OOC满天飞,BUG被我睡(?)
*活在苍燕燕燕的小窗里,我爱小窗

——

“那今天也拜托你啦~”
“非常感谢!请一定要帮忙问清楚哦~”
“明天一定要有回复啊!你不能再拖下去啦!”

蓝·大好青年·河看着被本班女生堆在他桌上的各式各样、不属于他的粉色信件和小礼物,一脸愁容地把它们整理好暂时放到已经回家了的同桌毕言飞的桌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些卷子坐在位置上开始写起来。

奈何那些女生直白又干脆的问题一直回荡在耳边...

【叶蓝】段子

*以B萌为原型的衍生产物,虽然没有期望中的分组……我更希望蓝蓝die在叶修手里_(-ω-`_)⌒)_
*时间:十六进八结束后
*如果有OOC请当下酒菜吃掉吧……

蓝河强撑着录完形式般的结尾仪式后,才迈着虚浮的脚步往后台走,接着吐着魂推开了休息室的门,正当他刚想飘进去时,一只手突然出现在他头顶的正上方把他的头狠狠往下按。

“谁?!”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蓝河失了重心往前倒,用眼过度的他眨了眨眼睛想看清楚身边那人的脸,下一秒脸就埋进了熟悉的淡淡烟草味里,头发也被揉的乱七八糟的。

是叶修。

“辛苦你了,小蓝。”有些慵懒的腔调模糊地传到蓝河的耳边,奋战了一天的蓝河登时软掉了身子,整个人的重量全压在了叶...

【叶蓝】星星都到齐了

*撩蓝十三篇第十三篇

星星都已经到齐了,那么你愿意嫁给我了吗?

——

“——穿衣服!——穿衣服!——出门晚练!”吃得肚子撑成一个球的许博远半死不活地躺在沙发上胡乱地向叶修挥着手招呼道。正在清理饭后桌面狼藉的叶修打了个哈欠,头上的三角睡帽折角弯得更甚,显然是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见叶修没有回应,瘫在沙发上的许博远吃力地把自己旋转了180°正准备好好欣赏没睡醒的叶修任他使唤的蠢萌样子,不料一颗毛绒球从天而降直指许博远的鼻子蹭了两下。

——这是……叶修头顶那个睡帽尖尖上的球!!!

虽然猜出了球的来历,但是凄凄惨惨戚戚的许博远同志还是被吓得不轻,一身鸡皮疙瘩全部蹦了出来,让他冷不...

“你愿意吗?”
“我不愿意。”
“你为什么不愿意?”
“你五天工资还没给我( ̄^ ̄゜)”
“那,把我当工资赔给你,好不好?”

_(:з)∠)_没想到考完试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更文(。)

ps.有人想交换信件吗?明信片或者信都行呀➳♡

【叶蓝】没事不要去鬼屋

*撩蓝十三篇篇十二
*印调请见前文链接或撩蓝tag,感激不尽
*一人我饮酒醉,七八个ooc被我睡(。)
*作者有病导致字数爆了,可能是太久没动笔疯掉了。
*连夜肝文的感觉真是爽得不要不要的(。)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
“谢谢啊。”叶修伸手接过快递员手中薄薄的快件把门关上转身往屋里走。

穿着浅蓝围裙的许博远拿着锅铲从厨房里探出一个脑袋很是好奇地看着叶修手里的袋子忍不住打趣:“这回不会又跟上次一样还是重新快递过来的重要合同吧?”

“哦?也不想想上次合同是谁弄脏的?”
“……叶修你能不能闭嘴。”
“不能,不过这次好像还真不是。”
“那是什么?游乐园卷?”
“不知道。”

养了几个月的...

【叶蓝】剪刀石头布剪来的披萨

*撩蓝十三篇篇十一(带个印调

*当撩蓝十三篇变成美食系列(。)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蓝啊,今天中午吃什么?”叶修摘下耳机,伸腿一蹬手一推,坐着的电脑椅就滑到了许博远身边,敲了敲他的桌子。


许博远刚抢完一个野图boss,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他摘下耳机正准备抬手将汗抹去,叶修手中的帕子却抢在那之前盖上了许博远的脸,他也不矫情,拿着手帕擦着汗,把椅子转向叶修。


“你刚才说了什么呀?”许博远把用完的手帕叠好放在桌上,从读卡器上拔下了蓝桥春雪的账号卡。


“我说啊……今天中午吃糖醋小……”

“不不不不不拒绝反对驳回!!!昨天说好今天中午吃...

【叶蓝】我们来日方长

*撩蓝十三篇篇十(这可能是标题最正常的一篇了)(带个印调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网页上一个沙漏模样的图片下倒计时一分一秒地减少,立即购买的按钮还未亮起,许博远看着面前加入购物车可供选择的国家队人物立牌,“仅限购一件”的字样让他不停在“叶修”和“黄少天”这两个选项中摇摆不定。


动态的拟真沙漏上方的沙越来越少,许博远趴在桌上,下巴抵着垫在桌面上的冰凉的透明玻璃薄板上,手指滑动鼠标在叶修立牌和黄少天立牌的界面上来回切换,犹豫到不行。


立牌是以之前官方拍摄发布的国家队队服写真中,让粉丝们投票选取每位队员...

【叶蓝】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2:14(彩蛋)

*撩蓝十三篇篇九(不要脸的带个印调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

“嘘,小声点,三、二、一——!”


“生日快乐!”


兴欣众人对着推开的门扉一齐拉开了手中的礼花筒。


“好好好谢谢谢谢。”沐浴在礼花里的叶修依旧面色如常,虽然他很有技巧地挡掉了大部分礼花,但是牵着他的手跟在他身后进来的许博远被突如其来、散落到全身各处的不明物体吓了一跳,叶修把人拉进屋里,也不管兴欣众人还拿着开了的礼花筒站在一边一块儿“Yoooooooooooooo...

【叶蓝】鞋带松了谁来绑?

印调

*撩蓝十三篇篇八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叶修!你好了没有啊?”许博远坐在玄关把新的白色帆布鞋的鞋带仔细地系出了两个漂亮的蝴蝶结,随后起身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朝屋内喊道。

 

“来啦……”叶修拖着懒散的步子从屋里走出来,黑色的卫衣松垮地搭在身上,白色的裹腿裤显得他的腿更加修长,许博远对这样的出场搭配早已见怪不怪,因此没多大感触,他把放在玄关柜子上的手机揣进兜里,一只脚在地上画着圈。

 

今天的他一身白衣黑裤,倒是刚好与叶修反着来,再加上头上戴了一顶反着戴的鸭舌帽,倒是有种不良少年的感觉。

 

从...

叶蓝文包 2.0

么么哒w依旧感谢本次整理!

草二竹皿:

叶蓝整理:



感谢大家的支持,2.0版本的叶蓝文包整理完毕啦。



本次文包按照作者意愿,基本采用了TXT格式,更新部分可单独下载,后续也会陆续添加部分旧文的TXT版本。照例申明:!!授权文包内作品不经允许不得二次修改及上传,不得转载,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也希望大家给喜欢的作品和太太留评点心,大家的反馈也是给太太们最好的支持和鼓励❤~还有一些仍在售中的本子,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因为人手有限,文包的整理还是有很多不完善的部分,欢迎...

【叶蓝】如果只有一块酸角糕了怎么办?

*撩蓝十三篇篇七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好无聊啊——!”许博远抱着一包还没拆封的O山X酸角糕,无聊地倒在叶修身上伸了个懒腰,叶修吧正在看的文件关上,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许博远的头,又把文件放在一旁,抬手捏起自己有些隐痛的眉心来。


许博远被叶修揉得舒服地在他大腿上哼哼两声,闭着眼睛把酸角糕的外包装拆开,一个个小包装零散地掉在他的小腹上,叶修适时地把手收回往身后摸了摸。


金属带着凉意的触感让他重新静下心来,他把捞到的细边银框眼镜戴上后又打开了放在一旁的文件重新看了起来。


最近正处于电竞忙季,往往是...

【叶蓝】红豆薏仁粥究竟是吃甜的还是吃咸的?

*撩蓝十三篇篇六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咕噜咕噜”的声音从餐厅传来,与清晨的鸟叫相得益彰,裹着被子把脸埋在枕头里的许博远从中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摸来摸去,好不容易抓住了喋喋不休的闹钟把它按掉,靠近叶修睡的那边的床头柜另一个闹钟又响了起来。


本来就有起床气的许博远顶着一头炸掉的、乱糟糟的头发从床上坐起来,一脸睡眠不足带来的抑郁与糟心的表情,不过很快这种表情就从他的脸上消失了,因为……他又睡着了。


恰巧这时候叶修打开了浴室的门,可能是因为临近夏日的缘故,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毛巾就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


【叶蓝】一位幸运的吃瓜观众

*并不是普通的吃瓜观众,文不对题(?)

*设定同→是什么,让花季少男如今沦落为贵族杀马特?

*bug满天飞,ooc被我睡(?)


一大片乌云遮住了天上的圆月,只让它散发出了朦胧的光,不远处的星星摆脱了云朵的束缚后显得尤为明亮,不过这一切静谧的美好并不能掩盖星空之下接连不断的痛呼声。


许博远倒吸一口凉气,他的手紧紧地抓在桌子的边缘上,湿漉漉的头发正被叶修向后拢试图给他梳顺,面前的镜子倒映出他因疼痛而苍白的脸,逼出的眼泪还挂在又长又翘的睫毛上,显得可怜兮兮的。


“那个造型师到底往你的头发上打了多少定型水啊,头发都洗了几遍了,怎...

1 / 3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