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欲乘风去,
奈何拖油瓶。

【叶蓝】如果只有一块酸角糕了怎么办?

*撩蓝十三篇篇七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好无聊啊——!”许博远抱着一包还没拆封的O山X酸角糕,无聊地倒在叶修身上伸了个懒腰,叶修吧正在看的文件关上,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许博远的头,又把文件放在一旁,抬手捏起自己有些隐痛的眉心来。

 

许博远被叶修揉得舒服地在他大腿上哼哼两声,闭着眼睛把酸角糕的外包装拆开,一个个小包装零散地掉在他的小腹上,叶修适时地把手收回往身后摸了摸。

 

金属带着凉意的触感让他重新静下心来,他把捞到的细边银框眼镜戴上后又打开了放在一旁的文件重新看了起来。

 

最近正处于电竞忙季,往往是许博远邻市的快递还没送到,B市那里顺丰加急送来的文件就收了好几个了,叶修平常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睛哪里受过这种罪,恰巧许博远要配新的眼镜,叶修也顺手就从眼镜店随便挑了副平光眼镜。

 

拿了一个小包装用牙咬开把里头的酸角糕咬住,一整块彻底从包装中脱离出来以后才吃的许博远视线牢牢地盯在叶修的下巴上。

 

多日的文件摧残和规律的作息让叶修的虚胖脸早已消失不见,清晰的下颔线,从脖子上凸出来的喉结时不时的上下滑动都让他有想吞口水的冲动,不过当他的目光再向下时,本应看到的锁骨让叶修糟心不已的文件给遮住了,好不容易有时间好好观察荣耀第一人的小许同志第一次觉得文件是那么的可恶。

 

他稍微起身伸出了一只手,正打算把横在叶修身前的文件给拉下去,叶修却适时抓住了他想要作乱的手低头看他。

 

狭长的眼眸透过薄薄的镜片看他,银色的边框闪出一道亮光,乍一看许博远还以为自己刚才枕的大腿的主人是一位深诣官场的谈判精英。

 

被面前的人晃花了眼的许博远身体一歪,身上拆开的没拆开的酸角糕小包装全轱辘轱辘地滑到了地上,他也没去管,起身在沙发上转为跪坐的姿态。

 

他伸手把架在叶修挺翘鼻梁上的眼镜摘了下来,嗯,很好,没错,还是那个一看到文件就嘲讽脸、头发三七开的有点小帅的老叶,嗯,没错,是老叶。

 

许博远又眨了两下眼睛,确认自己确实没看错以后,才又笨手笨脚地帮叶修把眼镜戴回去,这不戴不要紧,一戴那个既斯文又有些玩世不恭的像是在看什么重要资料的职场谈判精英又回来了,要不是他身上还穿着叶修的睡衣,手也还是叶修那双手,许博远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某谈判厅了。

 

见许博远一会儿盯盯自己,一会儿又盯盯眼镜像是在看什么戏法一样一脸蠢萌的表情,叶修不禁觉得好笑——

 

不就是戴了个眼镜嘛。

 

他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银色镜框,眼底划过一道锐利的光,也不知怎的,对上了叶修视线的许博远保持原来的姿势坐了半天,愣是闹了个大红脸出来。

 

“为什么你戴了眼镜和没戴眼镜差这么多啊?!”许博远愤愤不平地从桌上捞过最后一块酸角糕,把咬出来的酸角糕叼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叶修没有回话,只是把手中的文件放下,一只手勾住许博远的下巴,然后把自己的脸凑过去。

 

“原来是在研究这个啊~那你更喜欢哪一个呢,嗯?”

 

——?!

 

红潮又重新回到了受到一万点暴击的许博远脸上,请求申请场外援助的许博远一边在心里哀嚎一边不由自主地与镜片之后的叶修的眸子对视。

 

暗色的眼眸里好像有着什么更深层次的东西邀请着他去探索似的,许博远被动地迷失于其中,忍不住闭上眼睛等待着叶修的下一步行动,他的耳朵却尽职尽责地捕捉到一声轻笑,随后是什么软软的东西被咬走一块儿的声音。

 

他猛地睁开眼睛,却见刚才压过来的叶修已经退了回去,嘴里咀嚼着什么东西,他下意识地把酸角糕含进嘴里,才发现那最后一块酸角糕少了半块。

 

看着脸红得像是快要滴血的许博远,叶修近日的阴郁一扫而光,二许博远看到戴着眼镜的叶修朝他笑,心中的气闷也都莫名其妙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可是最后一块酸角糕了!叶不修还咬了半块去!”

 

起身拿扫把畚斗的叶修听到许博远在身后的小声抱怨不禁闻言一笑,又走回来低头蹭了蹭许博远还发红的脸。

 

“新的还在路上呢,马上就到。”

 

——警告!警告!您的心跳过快!您的心跳过快!请采用鸵鸟平息法尽快平息您的心跳!

 

被留在原地的许博远露出了一个忧郁的表情,选择背起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Fin.


——

祝各位521快乐呀(ノω`*)♪

评论(17)
热度(170)
©蛊惑呀喵w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