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红豆薏仁粥究竟是吃甜的还是吃咸的?

*撩蓝十三篇篇六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咕噜咕噜”的声音从餐厅传来,与清晨的鸟叫相得益彰,裹着被子把脸埋在枕头里的许博远从中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摸来摸去,好不容易抓住了喋喋不休的闹钟把它按掉,靠近叶修睡的那边的床头柜另一个闹钟又响了起来。

 

本来就有起床气的许博远顶着一头炸掉的、乱糟糟的头发从床上坐起来,一脸睡眠不足带来的抑郁与糟心的表情,不过很快这种表情就从他的脸上消失了,因为……他又睡着了。

 

恰巧这时候叶修打开了浴室的门,可能是因为临近夏日的缘故,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毛巾就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

 

抬手擦着头发的叶修随性且散漫,那条毛巾堪堪挂在他的腰际,卡在两侧刚练出来不久的人鱼线上。他走到床边俯身去看明显是坐着又睡着了的许博远,窗外的鸟儿又叫了两声,叶修不免起了点坏心思。

 

他一脚跨上床,把还未擦干净头发上水珠的毛巾甩搭在自己被许博远咬出了两个齿印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则是捏住许博远的下巴,舌头在许博远微张的嘴中闹了一圈,很快就把还沉浸在睡梦中体验枕在叶修大腿上是什么感觉的许博远的灵魂给揪了回来。

 

“唔???”

 

许博远睁大了有些混沌的双眼,随后才像是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叶修头发上未擦干的水珠沿着他的胸膛滑下,半跪在许博远身前索取的姿态无疑是一种邀约,许博远硬着头皮避开了叶修的下一个深吻,有些气恼地一拳轰在叶修背上。

 

“大清早的发什么疯!给我起来穿衣服去!”

 

许·面红耳赤·博·衣衫不整·远猛地从床上扑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踩了拖鞋就冲进了浴室。

 

叶·不要脸·撩蓝成功·修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从柜子里找出了吹风机心安理得地吹起头发来。

 

半个小时后……

 

当许博远像是解决了什么事面色红润地从锁了门的浴室中走出来时,叶修已经打扮整齐一副卖萌等投喂地坐在餐桌前了。

 

许博远暗叹一声,强行忍住手想要往叶修头发上揉的冲动在他身边坐下来,关掉了已经开始自动保温的炖罐机,用放在一旁的厚棉布将两个小炖罐拿了出来。

 

盖子被拿掉以后里头的粥腾腾地冒着热气,许博远从厨房里拿了小勺和糖罐出来正准备往里头加糖时,叶修的粥已经被他吃掉大半了。

 

“你吃粥不是放盐啊?”叶修看到许博远拿着糖罐出来有些惊讶,而许博远却觉得叶修的问题莫名其妙,他一边往粥里头加糖一边说:“当然是加糖!咸的怎么吃呀。”

 

“啊?甜的?”叶修默默地看着起码被许博远加了五勺糖的粥,表情十分诡谲。

 

“是啊!”许博远盖上糖罐拿勺子咬了一勺粥,甜蜜蜜的味道配上香香糯糯的粥让他满足地眯起眼睛。

 

吃完咸粥的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许博远慢慢地把粥一点点消掉,一开始还有些不自在的许博远到后来也麻木了,自己吃得十分嗨皮,哪里想得到他刚吞下最后一口粥还没来得及回味,就被叶修站起来趁机堵住了嘴。

 

嘴里的甜津味儿全被叶修连带着氧气一块儿强势地卷走,许博远睁大了眼睛瞪叶修,但是却无法阻碍叶修的进一步掠夺,等到叶修放开他时,他只能抓住叶修的衣襟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满脸潮红。

 

“看起来确实是甜的比较好吃呢。”叶修意犹未尽地舔舔嘴角,把桌上的狼藉清进了厨房。

 

“滚滚滚滚滚!!!今晚别上我的床!” 

 

“哎呀小蓝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哗啦啦的水声从厨房中传来,许博远生够了闷气,擦擦嘴也起身走进了厨房。

 

“家里没东西吃啦,等会儿出去买一点儿?”

 

“好啊,但是蓝大大真的舍得把联盟第一人带出去当苦力吗?”

 

“废话!不然今晚没有糖醋小排吃!”

 

“好好好媳妇儿最大媳妇儿最大……”

 

……过了好几天后的某一天……

 

“咕噜咕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从餐厅传来,许博远再一次拿出糖罐时,叶修把自己的那份放在面前分毫未动,眼巴巴地瞅着许博远。

 

“……你……想吃甜的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嘴里的很好吃。”

 

——??!

 

许博远面无表情的加着糖,觉得是时候把叶修锁在房门外睡几天了。

 

Fin.


评论(12)
热度(170)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