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不喜欢张三也不喜欢李四,
但我永远喜欢你。









坑头:叶蓝,轰出
以前的计划都吹了,随缘见面。

【叶蓝】缘缘不断(1-10 Fin)

*给 @伊冯 太太的图配文→
*放飞自我狗血满地,爆肝真好(???
*关爱智障蛊惑,共建和谐代步车(???)


01.
许博远骑着一辆有些年代了的军绿色解放牌自行车从错杂的巷中飞速掠过,店家门口的风铃在空气中带起几波虚无的涟漪,住在巷口拐角的张姨将许博远拦了下来,她家正在打糯皮面儿,一侧的石桌上码着几个圆滚滚的青团。
“小蓝你好久不从张姨这儿过啦,这回这几个青团你说什么也得带回去,还是你不喜欢张姨家的青团儿了?”
“没有没有,哪里敢呀……”许博远脸皮薄,哪里争得过张姨的嘴皮子,结果再蹬上自行车时车把两侧都拴上了用荷叶包好的两包青团子,张姨知道他嗜甜,把本应是咸馅儿的团子硬是给做成了实心儿的甜蜜蜜的青团子,许博远骑着自行车转了个弯,看着那两包青团子神色颇有些复杂,仿佛是透过荷叶包看着什么。
再向前骑就是一个很陡峭的斜坡,许博远早早下了座推着车慢慢往前走,用荷叶包好的青色团子在两头摇来晃去的,硬是撞出了几丝荷叶的清香来,他望着半坡许久,又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甜味,一脸纠结地站在泥土和水泥一齐铺成的土路上进退两难。
许博远再控制不住心中馋虫作祟,在路边停了车,将脚架放下,就把两边用细麻绳挂在车扶手上的两团荷叶提了出来。


——好吃……


他蹲在路边金色的草垛上,手上一个荷叶包打开,露出已经被他迫不及待地咬了两口的青翠欲滴的青团子,茶叶的碎渣在翠绿的半透明团子上分布均匀,他每咬一口,除了满嘴的甜味儿,便是醇厚的茶香。
翠绿的团子十分劲道,又不粘牙,咬下的一小块儿清爽地在许博远的嘴里左摇右滚,没一会儿团子就消失了大半,另一个没有拆开的荷包则是挂在许博远的左手小指上,这一刻腮帮子塞得像仓鼠一样的许博远意外地和四周的农景和谐的不像话。


——咔嚓。


一声轻微的快门声让原本蹲在草垛上鼓着腮帮子眯着眼一脸享受的许博远猛地抬头朝声音的源头望去。
一个身形瘦削的人逆光站在半坡上,手里拿着一台看起来跟许博远的自行车年代一样久远的单反相机。那人显然发现许博远发现了他的行径,也不闪躲,居然就那么向许博远走来。
逐渐逼近的熟悉身影让许博远有些恐慌,心中思绪千回百转,最后依旧维持着那个傻不愣登的姿势,左手小指上挂着没拆的那个荷包,手里还捧着吃了一半的青团。
逆光而来的那人的脸被看的清楚了,狭长的凤眼就好像是一把记忆的钥匙,解掉了被许博远强制锁起的岁月,一时间大量的时空剪影从四周散乱开来,那人在许博远面前停下脚步,向他伸出了一只好看得不像话的手。


“好久不见。”


02.
“啊……好……好久不见……”

这……这什么缘分……


许博远推着军绿解放牌自行车往上坡走,只觉得有些狼狈,叶修就跟在他身边,除了脖子上挂着的那台单反之外,手里还拎着两个荷包,其中一个体积明显小了一半,扎上的麻绳结也显得笨拙极了。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安静得可怕,许博远最怕的就是这种尴尬的境地,他的唇瓣张张合合,还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叶……学长,你到这种小地方来有什么事吗?”


叶修听到许博远那不自然的称呼,眸色沉了不少,不过他很快就敛去了痕迹,许博远专心推着车低头看路,没有捕捉到那个瞬间。


“当然是找人啊,倒是你啊,在这种地方做什么?”
“哈哈……有事嘛……”


他哪里想得到叶修会把问题抛回来给他,可是他偏偏又不能说些什么,只能故意去踩土路上的干枯黄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好在叶修很快又接上了话,没有谈到两个人都刻意回避的话题,一路上倒是还算热络,双方都通过这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来慢慢地填充着彼此空缺的年月。


“学长来这儿找谁?”


他们路过了长长街道旁的最后一棵白杨树,许博远在拐角处的第二户人家门口前停下问叶修。
叶修没回话,只是看着挂在那户人家门口蓝色的住址信息,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许博远看着那封有点眼熟的信,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此时叶修已经拆开了信封,从中抽出了一张淡蓝色的信纸。
“到西街85号,找一个叫做蓝河的生活艺术家。”叶修又煞有其事地把信收起来,故作惊讶地看着一脸窘迫的许博远:“难道你就是?”
“不不不……怎么可能会是我,应该是住我隔壁的那个人吧……”他的话音还没落下,涂着油亮黑漆的厚重木门发出吱呀一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缝里冲出来直奔许博远。
“呵呵……是吗?”叶修依旧看着他,像是已经确定了答案似的,嘴角带着自信的笑容。


“蓝河哥哥!你今天去哪儿了呀?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从大门中冲出来的肉嘟嘟的小女孩抱着许博远的大腿看他。
“嗯……今天跟张姨谈了一会儿。”许博远拍了拍挂在自己腿上小女孩儿的肩膀,尽量无视背后那灸热的视线。
“哇!那又有甜甜的青团子吃了吗!!!”小丫头一听到“张嫂”就打起了许博远青团的主意,奈何转了一圈都没看见许博远手上有拿什么,仰头一往别处看,没看见什么,倒是一下子看见站在许博远身后提着两个荷叶包裹的叶修。
“哇!!!原来青团在这里!”小丫头朝叶修飞扑过去,隔岸观火的叶修自然早有准备,把两个荷包高高举起,小女孩怎么够也抓不着。
“不行,这两个青团,一个你蓝河哥哥已经吃了一半了,另一个是他给我的跑路费,没有你的份。”
“好吧……”
小女孩儿很是委屈的转身跑回许博远身边晃着他的手:“那个哥哥是谁呀?蓝河哥哥的朋友吗?”
“嗯……呃……算是吧。”许博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女孩儿晃着他的手懵懵懂懂的,一旁的叶修没有在讲话,只是看着许博远。
气氛一时僵持不下,好在一个浑厚的声音适时自门后响起:“绫子!快从蓝先生身上下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爷爷从门后走出,眼睛一下子看到了叶修,表情一怔,很快欣喜若狂地喊了叶修一声。
“小叶啊?”
“老林先生?”叶修见到来人显然也是吃了一惊,不过随即很快笑起来打招呼。
许博远扶着绫子的肩膀左看看右看看,茫然间想起自己的作品前些日子被买下了影视权,再回忆一下叶家的经商范围……


——卖出去的影视权被前男友买走了可以退钱收回吗?如果不行该怎么办?急,在线等x。


03.
熟人多年不见自然无话不谈,免不了酒肉相叙,绕是趁此机会找借口说不方便早早回到自己房间的许博远也被灌了两杯米酒下去。他有些僵硬地坐在窗前,看着点燃的油灯旁绑得丑丑的荷包——
他之前在草垛上吃了一半的那个,另一个则是被叶修一本正经地当作“酬劳”给拎去了,他慢吞吞地拆开那些难缠的绳结,荷叶的清甜让他欲罢不能,他透过窗户看天空中密布的星星,脑海中不受控制地蹦出与下午几乎是相差无几的画面来。


那时他们都是S大的学生,许博远当时为了图方便特意租了一辆自行车。那年的夏天热得出乎任何人的意料,他有一天实在是热到不行了,买了个糯米雪滋在S大人烟最稀少的林荫道里在自行车后蹲下来就吃,哪里想得到叶修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吃,等他囫囵完半个才在偶然间抬头看见了将手臂抱在胸前,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叶修。
脑袋当掉的许博远第一反应不是向叶修问好也不是骑车就跑,居然是用一副呆傻愣的表情又咬了一口还剩下一半的糯米雪滋。
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许博远第一次发现了叶修的不要脸属性,本来抱在前胸的手臂突然放下,一台单反被藏在两臂之间,改装过的镜头就那样锁定了许博远的脸,接着紧跟着动作的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唔?”
“你应该是文学社的许博远吧,有兴趣做我的模特吗?”


拿着相机的叶修走到他的跟前,向他伸出了一只好看得不像话的手。


――不对、不对。


许博远用力地甩去脑海中的回忆,油灯随着他的动作有些飘忽,楼下的浓郁酒香渐渐袭卷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他拿着空了的荷叶看着明朗得不见一丝乌云的天空,又默默地把手中的荷叶整齐地扎好,又将桌上散乱的书稿分门别类地整理在桌上,桌面布置竟是又和从前缓慢重叠起来。


――大概是醉了吧。


许博远自嘲地想,他从椅子上起身,把灯提起朝床边走,光裸的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入骨的寒冷有效地遏制了他的胡思乱想。习惯性地把灯吹灭,许博远爬上床卷过一旁的杯子,蜷成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睡一觉就好……

他闭上了眼睛。


04.
许博远手捧着书头靠在树干上睡得正香,夏日的微风拂过他的脸颊,叶修走到离他不远的地方盘膝坐下,从包里掏出单反寻找着好的角度,许博远长且浓密的睫毛投下了一片阴影,右眼尾下的泪痣合着穿过层层枝娅的细碎阳光,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位坠入凡间的天使。
叶修不忍心破坏此刻的美好,就坐到许博远身边拖腮看他。一缕过长的发垂在许博远微张的红唇像晶亮透红的果冻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这是我的天使。

叶修想。


他凑上前去想撩起许博远的那缕碎发,不料许博远突然睁开了双眼一脸迷茫地看着他,那眸子在一瞬间太过纯净,还沾着朦胧的水汽,没有沾染上一丝一毫的污垢,叶修甚至从其中看到了自己惊讶的脸。
“醒了?”
叶修不动声色地将许博远那缕碎发别到他的身后面色如常地退了回去。
“叶神来了怎么不叫我呀……”许博远揉着满是困意的眼睛问他。
“一会儿而已,不打紧。”他起身拍了拍衣服,又把许博远从草地上拉起来,冰凉的手让许博远一个激灵算是彻底清醒了,他意识地抓紧叶修的手,抬眸却发现叶修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又讪讪地收回了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他收回手时,叶修的手指好像在他手心里轻轻挠了挠。
“怎么?太凉快了,都舍不得放开了?”叶修看了看自己的手,随意地把那双连音乐系的人都羡慕不已的手插在口袋里,一股莫名的燥热让许博远觉得有些口渴,他舔舔嘴唇闭眼定了定心神,随即追上了叶修,两个人一起往自行车棚走去。
到了车棚正准备去取他那辆小破自行车的许博远被叶修一把拉住小臂。
“今天骑我的就好。”
“啊?为什么?”
“带你体验一下坐在学院第一人后座的感觉。”叶修看着一脸懵逼的许博远,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被学院第一人拉着走的许博远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于是……


“叶神!你说!你到底会不会带人骑车吧!?快快快快快放我下去啊!!!!!”
“哈哈,不会呀,不放。”
“叶!学!长!你要撞树了!快放我下来!”
“哎呀,好不容易才忽悠到第一个敢上我后座的,你就别挣扎了,还是赶紧老老实实地坐好吧!”
“叶修!”又是一下惊险的急拐弯,许博远猛地抱紧了叶修的腰,这时候他们早就离开了学校出了市区,路边的绿植也渐渐多起来。
“早这样不就好了。”叶修的一声轻笑蕴在风里,许博远吓得惨白的脸晕上了淡淡的绯红。
“抱紧啦!”
“你这人怎么这样呀……叶学长!!!慢点慢点!!!”
“还没改呢?刚不是叫我名字叫得挺顺的么?”叶修依旧操着他的破烂车技在黄色的泥土路上飞快地七弯八拐,悄然间围在他腰上的手又紧了紧,自行车飞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吓得许博远差点没魂飞魄散。


“叶修……你慢点儿……”许博远的手紧紧抱着他的腰,手肘靠在他的腰窝上,不知是被颠多了还是怎么着,手臂微微颤抖着。
叶修的心突然软下来,车速渐渐变慢,许博远紧闭着的双眼过了半天才敢睁开一条缝儿,看到路边的景色猛然瞪大了眼睛:“好漂亮!”
自行车稳稳地停了下来,许博远从后座上快速松开环在叶修身上的手,冲入花海而去。
此时的叶修倒是知道什么叫有苦说不出了,他把车随手丢在了路边,一同扎进了花海:“你慢点儿啊!”
在花海里玩着躲猫猫的两人最后筋疲力尽地不约而同躺倒在花海中空着的绿草地上,蟋蟀还是蝈蝈在一旁哼哼唧唧的不嫌烦,许博远休息了一会儿坐直身子视线跟着一只蝴蝶的飞行路线仔细看,刚好拍够了照片的叶修拿着单反凑过来。


“哎你来看看这只蝴蝶。”

“来看一下这些照片。”


两个人的视线正正地对上,唇碰到了一起。


05.
许博远的眼睛瞪得老大,叶修则是微眯起眼来看他,唇上柔软的触感是那样地鲜明,鼻息轻轻地与带着花香的微风交融在一起。
一时间两个人都静静地停在那里没有动,先前许博远观察的那只蝴蝶又飞回来停在他头顶的发旋上。
离他们很近的地方突然发出了蝉鸣声,许博远如梦初醒般地往后退了一些,他刚准备转过头想着该怎么敷衍过去,撑着地的手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一抓,他整个人就失去平衡往一边歪,电光火石间一只强有力的手扶住了他的腰,叶修的唇又和他的撞到了一起。
这回不再是简单的触碰,叶修确认抓到许博远之后就趁其不备还在惊讶期轻松地撬开了他的牙关,犹如采撷一颗青涩的果实。
“唔嗯……?”
还发着愣的许博远脸上腾起了两团红云,大脑就像当机一样呆呆地任他动作,叶修的舌尖触及他口中的每一处角落,他只觉得浑身发软,力气一点点地从身上流失,某处不可言说的地方也起了反应,叶修很有耐心地挑逗着许博远的舌尖。
许博远已经整个人软倒在了叶修怀里,双手紧紧抓着叶修的前襟,脸上满是情欲的潮红,眼眶微红,上头还俏生生地挂了几滴泪珠。


“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看见肯定以为我在欺负你。”


叶修的唇稍稍分开,声音喑哑得不像话,低低的笑声就像有人拿着羽毛轻扫着许博远的耳垂,他只觉得晕晕乎乎的,面前的一切似乎都不真实起来。
迷迷糊糊间有一个冰凉的东西顺着许博远的后腰向下滑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许博远突然挣扎了起来。


“别!”


许博远猛地从梦中惊醒。


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胯间的湿意让他羞耻到不行,许博远在床上蜷起身,从未像现在一般如此迷茫。
“真是‘缘缘不断’啊……”他自嘲地笑了笑翻身下了床。
夜半的星空依旧明亮,远处的麦香携风而来,他换了干净的衣服摸黑下楼,院子里的淡淡花香让许博远乱糟糟的脑子清醒了许多,他绕着倒插了许多不同碎玻璃瓶的墙边走了一遭,顺着青石板的方向好巧不巧就看见了亮在两棵大树之间忽明忽灭的灯光。
缺少了眼镜的他没发现旁边的吊床上还有个人躺着,等他走到石桌旁借着火光看清待在上头睡着的人的脸对于自己好奇走过来的决定差点没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人……分明就是叶修啊!


许博远一脸复杂地看着睡在吊床上的人。


06.
距离油灯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随意散开的荷叶包,里头的青团早已不见了踪迹,许博远不由自主地就走到叶修身边蹲下来看他。
叶修看起来睡得很熟,但眉心却微微皱起,淡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像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眼底清晰可见的黑眼圈,若不是在他睁眼的时候与卧蚕浑然一体,给大多数人造成了叶修眼窝很深的错误印象,青团的茶香和若有若无的酒味随叶修的一呼一吸散到了空气中,许博远看着疲惫的叶修良久,鬼使神差地,他朝叶神伸出了手。


“谁?”


伸到一半的手被另一只擒住——
是叶修的手。


他的手还是很凉,只见吊床上那人不知何时清醒过来,正眯眼望他。许博远被吓了一跳,手腕被叶修一拉向前踉跄了一下,脸跟叶修的脸就隔了窄窄的一块距离。
“哦……你是小蓝呀。”抓在手腕上的力道放松,叶修的手指在许博远的手腕上敲了两下,还是没有放开。
“……小蓝?”
“因为这里的人都这么叫啊,小蓝小蓝的叫你嘛……不叫你这个叫你什么呀,阿远?”酒醉后的叶修面对许博远的问题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他像是一个小孩子教导着另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那样教育着许博远。
不过讲到最后一句话时情绪明显低落下来,眼里溢满了许博远所看不懂的情绪,他没有意识地摩挲着许博远手腕上凸起来的那块,不远处的蝉声很好地掩盖了许博远尴尬。
他好像是困了,狭长的凤眼磕上,手转为抓住许博远的手,空中的云飞快地掠过,夹杂了一声低沉的叹息。


“许博远,你什么时候愿意回来?我等你好久了。”


许博远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震,话语里显而易见的疲惫和无奈在酒精的催化下几乎是在须臾之间就让他的眼眶盈满了泪水。
他有些头晕目眩地看着安静躺在吊床上像是睡着了的叶修,一句句刺耳的话自脑海中蹦出。


“不要再来纠缠他了,我是不会同意的。他身为叶家的长子,就应该为叶家做出牺牲,当然,你要是不介意做个见不得光被包养的小白脸的话,我想我也不介意。”
染着丹蔻的手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和蔼的面具下是一张丑陋的嘴脸,他再也忍不住,眼泪一滴一滴地砸在水泥地上,现出了一圈圈深色的晕影。


“哪里是我不想回去呀……明明是我根本就没资格回去。”许博远跌坐在地板上,缩成了一团。
春风吹过,隐约带着荷叶的香气,哭累了的许博远靠着吊床的边缘睡着了,一直抓着他的手躺在吊床上的叶修睁开了双眼,眼里哪里有一点醉酒的迷离,他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从吊床上下来,把坐在地上的许博远拦腰抱起,他的头靠在叶修的胸前,手还是跟叶修穿过他膝下的那只手交握。


“你这样我哪里能放得下心……”


叶修低低叹了一声,低头亲了亲许博远的额头,慢慢向屋里走去。


第二天许博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熟悉的场景,脑袋有些转不过来。


——我昨天明明在院子里啊?
——也许是醉酒记忆断片忘了吧。


许博远摇了摇头,从窗户向外看着远处的金色麦田。

是时候回去了。


07.
许博远从书桌最底层的柜子翻出了许久不用的手机,他把电池和卡插进了进去,开机。
手机并没有因为长期的未使用而停机销号,他有些头疼地看着疯狂蹦出的不同未接电话提醒短信,点进信息正打算一件删除,不经意往短信内容看了一眼,手上的动作停下来,取消删除,手指在屏幕上一直下滑。


一条……两条……
六百八十五条。
六百八十五通电话。


叶修在他消失的那天,给他打了六百八十五个电话。

他坐在书桌上捂住了嘴。
叶修的声音还依稀从楼下传来,不一会儿一个佝偻的背影和叶修一同出了大门,许博远看了看他们的背影,垂眸做了几个深呼吸,点开通讯录拨了一个电话。


“喂…您好…是王社长吗……我是……许博远。”

——“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作为‘蓝河’这个乡村生活艺术家生活非常平静非常不错?但是我现在站在一个打工者的角度告诉你,叶总这些日子,过得一点儿也不好,没有电视里那么充满能量,也没有报纸里那么闲散随意,我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问问你,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岁月静好?那只不过是因为叶修把本应该压在你身上的包袱背了,替你负重前行。这种苦心你还不懂吗?叶夫人的话,不是既定的事实,在他本人没有确认之前,一切都是虚言。”


“小蓝?小蓝?”叶修的手在发着呆的许博远面前晃了晃,看到人回过神来才收回了手:“怎么,发什么呆呢。”
“没……”他坐在青石板上摇摇头,看着叶修拉上了外套的拉链正准备前往下一个场景地点,心中的悸动不受他的控制,一句话未经大脑就脱口而出。
“叶修,明天张姨那里,我和你去。”
手扶在门框上的叶修闻言愣了一下,叼着根还没点燃的烟惊讶地看着他,许博远不自在地别过脸,从叶修的角度刚好看见藏在发丝中的小小的耳垂渐渐变红,他勾起了唇角。


“好的,蓝向导。”


许博远站在大门边看着叶修吞云吐雾地渐渐远去,突然就下了决心,放在口袋里还剩不少电量的手机收到推送,亮起的屏幕刚好与许博远心中所想不谋而合——


如果有事,那就和你的爱人谈一谈吧。
是时候谈一谈了,不回避地,不犹豫地,好好谈一谈。


08.
“呃……不是步行过去?”
“怎么,你对这个交通工具有什么意见吗?”许博远牵着那辆解放牌自行车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叶修。
“没有……那你骑车我走路?”
“我不会骑车带人……”叶修看着许博远泛红的耳垂,心中的猜想越来越明晰。
自从那个晚上不久之后许博远就像是被什么点通了一样,与重新遇到时那个疏离的他不大相同,蹩脚的演技告诉叶修只是他眼前的爱人不好意思明说,即使是这样,叶修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技术也不太好啊,请蓝向导委屈一下吧。”
叶修骑着车带着人七弯八拐,吓得许博远想也不想一下子抱紧了叶修的腰。
“我靠!叶修你车技怎么还是这么垃圾!”
“知道就抱紧了啊!”
“放我下去!我后悔了!”
“不放。”


“哇,小蓝来了呀?欢迎欢迎,还带了朋友啊,不过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熬夜了?”
“没事……”


热情的张姨拉着站在门口一脸生无可恋的许博远和在一旁憋笑的叶修拉进了门,院子里的桂花散发着甜蜜的香味儿,和之前许博远吃的青团里的甜香味儿并无二致。
“张姨,这位是我……朋友,叶修。”
“张姨好啊。”叶修看出了许博远的局促,顺着话接过去,张姨明白地点点头,也没坐下歇会儿,带着两人就马不停蹄往后院赶。
“这是张姨自家酿的桂花蜜,全是自家摘的桂花,没用农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绝对新鲜,来,试试!”
许博远正和张姨说着话,沾了蜜的手指伸在空中,张姨讲到一半像是想起什么匆匆忙忙往屋里走,就在许博远手上的蜜即将滴落的时候,叶修低下头来张嘴吮住了他的手指。
“你干嘛!”许博远怕引来张姨回头低声喝他,叶修却当做没听见,一手抓住许博远的手臂,灵活的舌舔起了许博远沾在手指上的花蜜,薄唇锢住他的手指无法抽出,湿热的口腔包裹着他的手指,附着于其上的花蜜被或轻或重地舔去。
直至确认舔净了他手上的蜜,叶修才意犹未尽地用舌尖扫过许博远的指腹,最后离开时还又用舌尖扫了扫他的指尖。
“你……!”许博远被他舔手指舔得满脸通红,被舔过的手都不知道放哪儿了,叶修则是毫不在意地舔舔嘴角,自己伸出手沾了点花蜜,甚至还把手伸向许博远问他要不要来点儿。


“你一副我占你便宜的样子,要是被张姨看见肯定以为我在欺负你,不如你吃回来?”
——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看见肯定以为我在欺负你。


“滚滚滚滚滚!!!”

两句类似的话在耳边响起,但是来不及许博远细想,张姨已经走回来了,他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叶修,只得作罢。


“下次还来玩儿啊!”夕阳西下,张姨站在门口朝他们挥手。
回去时他们没有骑车,两个人慢慢沿着堤岸走,不过这回是叶修推车许博远拿青团,合着潺潺的水流声酝酿出一副美好的画面。
“我明天就回去了。”
“这么快?”
“这几天过来是为了看看原景是否与文章描述一致的,不过如果早知道是你的话,也许我连来都不用来。”
许博远被噎了一下,随后不服输地问道:“……就这么相信我?”


“我相信。”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看着不远处即将落山的太阳,侧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柔和,许博远舔了舔干涩的唇,左前胸的心脏有力地跳动着,他甚至能听到自己混在水流里的心跳声。
他们又一次一同穿过那条长长街道旁的最后一棵白杨树,在拐角处的第二户人家门前停下时,许博远拉住了叶修的衣角。


“呐,晚上吃完饭以后,在秋千那里见个面吧。”他听见自己这样对叶修说,回应他的是跳动得愈发欢快的心脏。


“好。”


叶修对他笑了笑,在他之前提着自行车进了门。


09.
村镇的晚饭向来吃得早,他们进门的时候数家炊烟早早燃起,给红色的晚霞带来几分朦胧。
老林得知叶修隔天就要回去,二话不说又是一顿好宴相赠,不过这回叶修没再拿杯喝酒,只是捧着碗安静吃菜。
反倒是许博远一反常态和老林拼起酒来,这顿晚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算结束,离席时面若桃花、有些摇晃地站起来的许博远还朝叶修俏皮地笑了笑,还眨了眨眼睛。
他的眼睛被酒气沾染得分外迷离,这有意无意的一眨,只要是个gay都会被撩到不行,但是许博远的举动不仅如此,他甚至还把食指竖到唇前做着“嘘”的手势对叶修抛了个媚眼。


“一会儿见呀。”


叶修看着许博远摇摇摆摆地上了楼不免失笑摇头。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等叶修洗了澡走到离秋千架不远的地方时,许博远已经坐在其中一个秋千上晃着秋千了,他的手没有拉在铁链上,好像是捧着什么东西。
他很专注地拆着手里的东西,直到叶修在他面前站定,影子挡住了路灯的橘色光芒时,许博远才不情不愿地舍得把视线移到叶修身上。
似乎是对叶修妨碍了他的动作有些生气,两颊气得鼓鼓的,也不说话,就拉着叶修的手臂让他站到一边去,抬头看着叶修想了一会儿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又用手指指旁边的另一个秋千让他坐下,接着继续捣鼓手中解不开绳结的荷叶包。

“你等我把这个解开再跟你说话。”


醉酒后的许博远显得有些无理取闹,叶修却对这些表现照单全收,一只手伸过去帮许博远把他捣鼓了半天没解开的绳结拉开,从荷叶中露出的小小一个青团子让许博远的眼睛亮得跟满是星星的夜空一样。
看着鼓着腮帮子嚼着青团的许博远露出满足的表情,叶修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待许博远吃完青团擦了擦嘴,把手中空了的荷叶重新包好,他才看着叶修傻傻得笑了一下:“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哦!”


叶修看着许博远等他把话说出口,原来还开开心心的人儿的眼睛里却渐渐漫上一层水雾。


“叶修,我想回家了。”
“可是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你愿意带我回家吗?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在你身边,什么都可以。你要是要为了叶家联姻也没……唔!”


“有关系,我介意。”


叶修猛地伸手将许博远的秋千往他这儿一拉,张张合合的嘴就被叶修堵住,一股清新的茶叶香散了出来,许博远红着眼眶怯怯地回应着叶修的吻,换来了叶修更加大力的吮吸。
他狠狠地磨着许博远的唇瓣,牙齿故意咬上许博远和他纠缠在一起的舌头,痛得许博远眼泪差点掉下来,他总是想退开一些继续刚才的话题,可是退一点叶修就追上一点,除了啧啧的水声之外只有几个不成字句的音节。
直到许博远被吻得浑身发软叶修才放过他已经被咬的艳红的嘴唇,不知什么时候许博远已经被叶修抱到了大腿上两条腿紧紧地钩在叶修的腰上,叶修把鼻尖顶上许博远的鼻尖强迫低着头的他正视自己,他的声音十分低哑,加上常年抽烟导致的烟嗓更是富有磁性,能把他人的视线、精神全都吸引到他的身上。


“你听我说。”

“我不愿意为叶家联姻,你也不需要牺牲自己的利益做什么,恋爱只是两个人的事,和他们所处的环境中他人的意见无关,我爱你是不需要法律批准的。那么,你呢?”


“……爱、爱你。”许博远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从未站在叶修的立场上来思考这些问题,空落落的心里像是被什么填满似的他怀着期翼的眼神看向叶修。


“那你能带我回家了吗?”


“不是我带你回家,阿远。”


叶修似乎是对两个人的脑回路不在一个世界里感到无力,他有些无奈地看着眼睛一瞬间暗下去的许博远,一字一句的说。


“是你带我回家。”


10.


“我想要你。”


留在许博远下睫毛上的泪水滴到了叶修的衣服上,他有些霸道地环住叶修的脖子,找准了嘴唇学着叶修刚才那样狠狠吻上去。
叶修对于许博远的突然袭击有些意外,不过他很快反客为主,手伸进了许博远的衣服内摩挲着他敏感的腰。
痒痒肉被掌握的许博远一口气憋着没提上来,叶修见成功遏制了身上人的动作后看见他和嘴唇同样艳红的脸,突然不怀好意地往许博远的耳垂吹了一口气,看着怀里脸色红得滴血的许博远满意地笑笑,随手把他抱起朝停在不远处的车走去。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此处应有蛊惑牌儿童智能代步车购买链接


“我的地方,怎么能让其他东西染指呢?”

“混蛋!!!”

“那也只做你一个人的混蛋。”


……/////x.


FIN.


评论(8)
热度(144)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