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一言不合的落枕如何治愈?

*几十万年前的撩蓝十三篇篇五

*尝试了一下意境写法……这两天玩high了……

*请配合阅文叶蓝食用,谢谢w

*不介意请往下↓


“蓝啊,水倒哪儿啊?”


“当然是水池啊!水那么脏怎么留下来二次利用啊!”


许博远扶着一旁的扫把擦了擦从额角滴落的汗珠,望着焕然一新的屋子呼了口气,天色已经暗下来,窗外喑色的薄霾和室内的整洁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回要住几天?”


“两三天吧,反正老爷子也见过了,劳动节要劳动的宗旨也贯彻完了,看你。”


叶修把脏水倒进水池,把水龙头拧开将带着污渍的水桶又清洗了一遍,水流哗哗地冲进下水道,同时也将余晖刷了个干净,遮住了许博远听到他上挑的尾音后被夕阳的尾巴染红的耳垂,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洗净的水桶和许博远手里握着的扫把被叶修一起重新靠回了黑漆漆的杂物间,一声重重的关门声给今天的大扫除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嗯……一年也就见几次,多住两天?兴欣应该没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我都一个退役的老家伙了,还是要看现在的年轻人啊。”


“得了吧,别贫,是谁上个礼拜跟黄少打了一晚上jjc的……”


许博远拍掉了靠过来的叶修肩膀上的灰尘,又把戴在头上的清洁纸帽摘下来,和叶修早早扔在桌上的叠在一起,折好放进了垃圾袋里。


“嗨,怎么能这么说,到底是谁想看偶像才把亲夫卖了跟人家打一晚上jjc亲夫赢了还嫌弃的……”


“别说啦!”许博远恼羞成怒地瞪了叶修一眼,手忙脚乱捂住了他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一边把人推进了浴室里。“全身都脏脏的!还不赶紧洗澡!”


再次解锁许博远CG新图集*2的叶修自然乐乐呵呵的顺着许博远的意进了浴室的门,在关门前还不忘拉上人家忙了一天洗得通红的手对着许博远露出了一个斜斜地坏笑:“你今天也忙得很累……不然,一起?”


听到这话的许博远愣了一下,忙了一天糊成浆的脑子一瞬间没转过来,稀里糊涂就给叶修拉进了浴室里。


“哎你等等痛痛痛痛痛……”正想乘胜追击的叶修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许博远就已经挣开他的手,面目狰狞地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捂住了脖子的一侧。


“怎么了?”叶修两步来到痛得龇牙咧嘴的许博远面前,手指插进许博远捂着脖子的那只手的指缝里,隔着薄薄的高领轻轻揉了几下,没想到这不揉不要紧,一揉又让许博远痛呼出声,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好几个圈儿,差点就顺着睫毛落下来了。


他忍痛又按了脖子那块地方,皱着眉头呆立半天后可怜兮兮地抬眼看叶修:“好像是脖子那根筋彻底扭了……现在动动的话……嘶,好疼QAQ。”


酿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显然抓住了关键词,小力道地帮许博远按压脖子好让他舒服些:“彻底?昨天晚上落枕了?”


要皮要脸的小剑客红着脸支吾了半天:“呃……好几天了吧,本来好得差不多了。”


“热敷试试?听说挺有效果的。”


“好呀。”


叶修把许博远按到浴缸边缘坐下,伸手捞过一旁的毛巾,把毛巾丢进了还热乎的浴缸水里,确认泡够了才把它从水中提起来叠好,这时许博远已经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把高领薄衫给脱了下来,露出光♂裸的上身。


不消片刻面色僵硬的许博远脖子上就熨上了叠成四方帕子样的毛巾,上头还腾腾地冒着热气,叶修看着许博远带着两三个吻♂痕的精瘦身躯,特别是那几处被咬得发红的地方,不知怎的突然有些口渴。


浴室里的浴霸开得很足,旁边浴缸里的水同样冒着热气,百无聊赖又不能动头的许博远索性通过镜子看叶修随意玩弄着自己的头发,那般认真的神情总让他错觉叶修不是在玩他的头发,而是在打比赛。


“一直玩我头发干啥……”


“自省啊,下次一定不能让许博远同志洗个澡都这么心酸了。”


叶修学着老爷子一副官人的做派让许博远很没有悬念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方才的疼痛全都被抛到了脑后,只剩下呆在那儿傻笑。


“现在申请给许博远同志搓背洗澡,将功赎过,不知小许同志意下如何?”


“哎呀……准了准了!”


……


“等等,不对,搓背而已,叶修你脱衣服干什么!”


“哎呀……落枕的正确治愈方法嘛~”


“喂……!!!”


浴室的浴霸依旧开得很足,浓重的水汽渐渐从门缝里溢散出来,屋外一阵急雨骤然而下,哗啦的雨声遮住了屋内大部分的声响,空中的阴霾被雨滴打散了,月亮从云中探出头来,仿佛是在悄悄窥视着什么。


-END-


评论(19)
热度(137)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