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湿气需要好好治理

*几万年前的撩蓝十三篇篇四
*BUG满天飞,OOC被我睡(?)
*请配合阅文蓝食用٩( ᐛ )( ᐖ )۶‬‬
*不介意请往下↓

“为什么不告诉我?”叶修居高临下地看着许博远,他的手上拿着刚从茶几下翻出来的医嘱,脸色有点冷。

许博远低着头,两只手不自然地摊开放在大腿上,分布不均的一粒粒小水泡附在手掌和手指各处,手上隐隐渗出些手汗。“呃……我不想让你担心……”

平日里英气勃勃的小剑客看起来蔫蔫的,像是个做错了事被抓现行的孩子。叶修看着头低低的蓝河叹了口气,心还是软了下来,他摸了摸许博远的头,在他身边坐下。

“我联系地暖公司了,他们等会儿就过来装地暖。医嘱上说了这个外用药要坚持涂,祛湿很快。你下午不是还带团?”

许博远点点头,继续眼观鼻鼻观腿,最后把自己的视线定格在被叶修强行塞进毛绒拖鞋里的脚上,一副没听进去的样子。叶修有些无奈地看着发呆的许博远,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紧抿的嘴唇扬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如果今天下午那些小水泡还没消掉的话,那团我来带。”听到叶修的话许博远自然而然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才像是意识到什么,整个人差点没从沙发上蹦起来,声音都提高了八度:“什么!你带团???你带???”也不知道是被急的还是被气的还是因为其他什么事儿,脸颊染上了几丝绯红。

开玩笑……上回叶修为了一己私欲在他睡觉的时候帮忙带团,他本来还以为是义务劳动,哪里想得到当晚就被叶修一句话都没说给按在床上哼哼唧唧肉♂偿了一晚上,第二天只能浑身酸软地躺在床上,连动根手指都做不到,这种感觉许博远可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叶修看着许博远的脸红得像要滴血,头上甚至能看见隐隐的青烟时很显然也意识到了小剑客想到哪里去:“所以还要不要赶紧上药祛湿啊?”

“当然!!!”炸成大红花的许博远看着端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叶修,满肚子的火突然就熄了。

他把自己的脚重新塞进刚才因为蹦起而蹬掉的毛绒拖鞋,踩着拖鞋“啪嗒啪嗒”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卫生间,俨然是一副壮士断腕的样子。

——宁愿站着忍受药液的痛苦,也不要再在床上感受酸麻带来的无力了。

义无反顾冲进卫生间的许博远如是想到,然而他并没有发现药水还放在屋里的茶几上……

叶修依旧一脸安详地看着面前的药液瓶子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只有轻轻在木地板上打着节拍的脚发出具有节奏的声响,竟是跟远处挂钟的声响完全同步。

他就那样静默地看着紧闭的卫生间门,打到第三十二个拍子时许博远果然把门打开,从中探出毛绒绒的脑袋弱弱地向叶修发问:“那个……药在哪?”

受到一万点萌系暴力的某修同志还是屈服在了小剑客偶尔暴露出的蠢萌属性之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棕黑色的药液已经被他倒在洗手盆里,就差和清水混起来调和了。

而勾走他心神的人此时正乖乖地站在一旁伸出已经洗干净就等泡进药液的手安安静静看他做事,乖得跟不久前赖在家里不肯去医院的那个许博远判若两人,叶修只觉得他的心软了一点,又软了一点。

水流哗哗地把浓稠的药液冲淡,叶修的手在冰凉的混合液体里划拉两下,然后握住许博远疮痕累累的手泡进了稀释后的药液里仔细清洗着。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许博远闭紧了的眼睛稍稍张开一个小缝,破掉的小水泡里的请液被叶修以温和的方式清理出来,一个个细小的疮口在药液中清清凉凉舒服极了。

许博远清爽到不行,整个人干脆压到叶修的一边肩膀上止不住地乱蹭,温顺的发丝扫过叶修的脖颈,他手中清理的动作未停,只是无奈地摇摇头任许博远用他的头发胡作非为。

“以后有事情要讲出来,别再让我担心啦……”污浊的液体被叶修倒掉,他把纱布剪成细细的两条,分别缠在许博远的双手上,还怕他觉得闷,一边小心朝纱布吹着气。

许博远的眼睛滴溜滴溜地乱转,从药液中捞出来的手疮口上已经有了些许痒意,他知道那是愈合的征兆,偏偏叶修还一直吹气,简直是要痒到他心里去。

“知道啦……”他低低地回了一声。

“知道就好。”叶修抬头看了一眼头偏向一边耳根发红的许博远,再看看用缠得分外好看的手,只觉得心中被一些情绪填得满满的,再塞不下任何东西。

至于下午那个团到底是由谁带,那就得看造化了。

FIN.

评论(19)
热度(242)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