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欲乘风去,
奈何拖油瓶。

【叶蓝】礼物

*杀手叶x作家(?)蓝

*还是这种色色髒髒限制級的风格比较适合我w 

*自愈产物,纯属自愉,雷慎 

*没办法弄外链……希望不会河蟹 

——

 蓝河揉揉酸涩的眼睛,机舱穿入云层导致的颠簸带来不适的感觉,机舱里静悄悄的,只有手指划过屏幕的声音和空姐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的细微摩擦声。

 他坐的是靠窗的位置,舷窗外是一片漆黑,隐约间可以看到潜藏在其中的云,蓝河抬手看了看腕表,眼神飘飘忽忽的,最后还是落在了身上穿的浅蓝色毛衣上,胸前还别了一个翠绿的叶子胸针作为配饰,就像一个浅蓝色礼品包装上的点缀。

 ——应该会喜欢吧?

 蓝河拉了拉配套的白衬衫的领子,把系成蝴蝶结得黑色丝带拉开又重新绑好,终于是顶不住困意,头点着点着就低了下去。

机舱内平静依旧,只有不时的呼噜声打破沉静。

 另一边。

 房间里很暗,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和闪烁的屏幕证明此刻有人在房间里,跳动着的加载条很快满百,第一个序列项即为“01:00-05:00G市-H市”。

 火机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烟雾缭绕间似有一声轻笑。 

“可真让我好找。” 

待烟燃尽,在椅子上翘着腿的人才把烟屁股掐进烟灰缸里,从抽屉里拿出什么放进了小提琴盒里,背上琴盒出了门。

 蓝河是被邻座的女孩叫醒的,他下意识向右一看,浅蓝的天空替代了黑暗,H市的建筑已然近在咫尺,他看着稀薄的云层,忍不住对着舷窗哈气,手指触上那团水雾写了个“叶”字,又生怕别人看到似的,又快速地把水雾用手指抹去了。

 身旁的女孩看他这样忍不住笑起来,蓝河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给朋友准备的惊喜啊?” 

“……嗯。” 

女孩投来羡慕的眼神,蓝河突然地有些心虚,吵闹的机舱再一次安静下来,蓝河看着窗外H市的地标建筑在眼中逐渐放大,他不禁想象起那人开门后吃惊的样子,想想就迫不及待了呢。>w<.

 不过蓝河的这种想象很快就破灭了。 

当各种YY的蓝河同志低着头走出安检的时候,一双冰凉却有力的手就按上了他的肩膀,还没等大脑当机的蓝河反应过来,肩膀上的重力就被撤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只修长好看的手轻捂住蓝河的嘴,另一只手则是一拉蓝河的胳膊,快速把他拖进了旁边员工专用的房间里。

 “唔…!”

房内的员工被整整齐齐地摆在旁边的地上一副睡得正鼾的样子,蓝河则是轻易地被夺去了话语权。

 在杀手高超的吻技下,本就被调教得十分敏感的身体在不觉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条件反射地挺起背脊把胸口靠得离叶修更近,叶修看着蓝河的小动作,狭长的凤眼满意地眯起来。 

一吻终了,可怜的小作家已是面色绯红眼神迷离,两颗生理性的泪水还挂在浓密的睫毛上,嘴角还有来不及吞咽从而滑下的晶亮液体。

 他自己的双腿已经支撑不住本人的重量,只能靠在叶修身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试图平复某个羞人部位不受自己控制的难耐躁意,想被叶修填满的想法在脑内挥之不去,蓝河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抬眸看向叶修时才发现对方已经观察自己多时了。 

想到这里蓝河有些小尴尬,连忙用手背抹去嘴角的液体,头扭向别处不去看叶修。

 他那双深邃得仿佛什么都能看穿的眸子,可不是蓝河这种级别的能挡得住的,奈何对方早已看穿了他心里的小九九,捏住了他的下颚强迫他看向自己。

 “就这么躲我?”

修长的手指在蓝河的下巴上摩挲,“才没有!明明是你突然跳出来!”叶修看着飘忽的眼神和红得滴血的脸,突然没头没脑地冒了一句:“挺适合你的,不过你这样子……很像一个包装精美等人拆封的礼物呢。”

 ??? 

礼物???

 黑色的蝴蝶结在刚才被叶修松开了,白衬衫上的头两颗扣子也是解开的,从叶修的角度还能隐约看见凸起的红梅。

偏偏本人对此却毫无自觉,嘴唇嗡动。

 “我明明没告诉你的……你怎么会来。”

怀里的蓝河显然是对他的到来不甚满意,完全没有深究叶修刚才的话语,扭扭捏捏嘟嘟囔囔的小声吐槽倒是被他听个一清二楚,“叫你乱想乱立flag……这下好啦,惊喜全泡汤了……”

 叶修抓住了重点关键词,又笑着贴上蓝河的脸一副要亲亲的样子:“什么惊喜啊。”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蓝河吓了一跳,下意识张开了嘴,叶修却放过了这个可以深入的机会,只是亲了亲蓝河的唇,声音如醇厚的美酒般引诱着单纯的少年:“既然要给我的惊喜没了……那不如今天随便我来?” 

纯洁的少年,……不,正直的少年,选择拒绝了大魔王的邀约:“不行,我要回去写稿,截稿日要到了。” 

然而正直的少年却被大魔王低低的笑声打断了原本的思考。

 他歪头看向大魔王,对于大魔王莫名其妙的笑感到疑惑。

 大魔王咬着蓝河的耳朵笑着解释:“房东先生在你离开的这几天让仇家给找上门来,轰了你房东先生的小别墅,彻底轰掉之前我把你台式机里的存稿都拷出来了,随便看了几眼……” 

叶修看着蓝河的脸由白转青,由青到红,最后“腾”地烧了起来。

 “没想到蓝大大这么污哦?要不要背一段儿给你听啊?”

 见叶修清了清嗓子真有这种意图,蓝河慌慌张张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别念别念别念快吞回去我答应你!!?就半天!!!” 

叶修挑挑眉,蓝河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无疑是引火上身,又慌慌张张地把手抽回来的时候,叶修抓住了他的手,舌尖在蓝河因为常年打字带了薄茧的指尖上流连,蓝河又急又气,却不能把他怎么样,只能气呼呼地别开头,露出了藏在碎发里泛粉的耳垂。

 指尖传来的酥麻感还嫌不够多似的,断断续续的要将他逼疯,蓝河几乎是弓起身子承受这波微妙细小的快意,调教过的身体轻颤着,渐渐靠向叶修。 

待叶修放开蓝河手指的时候蓝河已经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了。

 “这么敏感啊……小蓝。”

 “……你也不看看是谁弄的啊!”

 叶修没再回话,他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盒子,蓝河用余光瞟着叶修的动作,只觉得那盒子分外眼熟。 

“这不是新买的那个电动洗脸刷吗。”蓝河的眉头皱起来,表示他并不能理解叶修的做法。 

那玩意儿刚被拿出来时确实还是一个普通的白色电动洗脸刷,可是随着拿着它的那只手两下利落地动作,电动洗脸刷的头尾就和中部脱离开来,被叶修重新装回了盒子里。

中间的部分则是被夹在叶修的无名指和小指之间,有着说不出的色气感。 

蓝河目瞪口呆。

 蓝河不敢置信。

 “这……这这这……真是我买的那个电动……洗脸刷???” 

“所以才说蓝大大污啊,”叶修将那个乳白色的小东西伸到蓝河面前,笑得一脸奸诈:“你答应了的。”

 蓝河面(状)如(若)死(桃)灰(花)。 

二人僵持许久,叶修的手就那么一直拿着那截乳白色的部分举在蓝河面前,不带一丝颤抖,最终还是蓝河按捺不住先败下阵来,他看了一眼角落躺尸的普通员工,垂眸拉下叶修的手:“不要在这里。”

 后者斜眼看了看角落的一群“尸体”,转而握住了蓝河拉着他的手:“那我们就去隔壁卫生间。”

 叶修把背着琴盒换了个边,搂着蓝河出了员工专用室,关上门前又看了一眼墙角,若有所思地露出一个笑容,蓝河则是仔细看了几眼周遭,确定没人发现两个非制服的人从员工专用里出来,才拉了叶修闪进不远的卫生间里。

 确认两个人已经进卫生间搞鼓事情去了,原本躺在角落装死的其中一个人一个麻溜地鲤鱼打挺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一张脸上尽是嘚瑟。

 “苏妹子啊,怎么样?我就说老叶肯定没发现我们,有老夫这么高超的易容技巧,怎么可能会被这种嫩姜识破!” 

另外一个一只脸朝地的员工拍了拍身上的灰也站了起来,苏沐橙笑了笑不可置否,指着门缝里夹着的纸条笑着对魏琛说:“五十包瓜子儿~每款都要不同味的~”

-END-

评论(14)
热度(84)
©蛊惑呀喵w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