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欲乘风去,
奈何拖油瓶。

【叶黄】叶子还没黄呢!

*非原著向!设定请自行搜寻!有私设!
*bug满天飞,ooc被我睡(?)
*带了喻王玩,喝了假酒,文笔当配菜了。
*250fo第四篇点文 @落羽_ 
*不介意请往下↓

 

——
黄少天大二那年的辩论会,是学年最后一场辩论会,辩论会结束后会议馆向外涌出了许多人,都皱着眉头讨论本学年嘉世的最后一场辩论。

这场辩论嘉世作为论点绝对优势的正方无疑是失败的,昔日带领他们走向巅峰的、被誉为“教科书”的主辩手叶秋在本次决定嘉世是否能够翻盘加入高能赛的辩论中居然只被安排作为第四辩手,在反方蓝雨的刻意安排下,能回答的净是些无关痛痒的论点。

身为主辩手的刘皓居然中全了蓝雨『剑与诅咒』的圈套,嘉世的“防御”被全部破开,明明是站在有利的一方,却被驳得落花流水,着实叫人唏嘘。

同时嘉世方面在赛事完成后,就打着叶秋因个人原因将退出嘉世,并于未来一年将不再代表任何团队参加任何赛事导致成员过度伤心的旗号用来掩饰团队的配置失误。

大部分人都信了这个虚假的谎言,因为从外头看,这样的可能性确实更大,再加上身为“教科书”的叶秋从不真容露面,也不接受各种活动,一时间粉转黑的不在少数。

会馆内,两边的人都静静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叶秋带着蓝色口罩坐在转椅上转了一圈,没看到刚才那个堵得刘皓面色铁青的身影,旁边的苏沐橙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头被叶秋揉了揉,话又吞回肚子里。

“再联系。”

“当然。”

叶秋看了一眼苏沐橙身后藏不住幸灾乐祸表情的嘉世队员,起身留给苏沐橙一个萧瑟的背影,远处的喻文州遗憾地看着嘉世,也不知到底是在遗憾什么。

——
逃生出口的光线比往日昏暗些,叶秋眯了眼朝阴影处看,才发现墙壁上靠着个人,靠墙的人显然已候他多时,见他发现了也没有做徒劳的隐藏,挺起胸背着光向他走来,右耳上两个圆环泛着金色的光泽。

是他刚才找不到的黄少天。

两个人就那样面对面站着,没人说话,只有静谧的呼吸声。

直到黄少天朝叶秋挥出一拳。

叶秋没躲,接住带着风的拳头后退了一步,收回了包住拳头的手,他的手很凉,但黄少天的更凉。

“就这么走了?”黄少天的话语里充满了不解与愤怒。

“啊,不然呢?”叶修挑了挑眉,像是在回答今天吃什么一样自然与随意。

“叶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当初的豪情壮志呢你定的目标到底达成没有啊你这人明明知道嘉世是故意的你……”

他说得很激动,激动到语无伦次,浑身颤栗,击败别人的致命利刃到了这人面前反而表意不清,而话题中心的主人至始至终都只是静静的听他说,一点要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声音到后来渐渐小了,一股尴尬的气氛在四周蔓延。

话题的主角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拿在手里把玩,眼神忽然看向黄少天,嘴角的笑容带了点儿玩味:“事情知道得这么多,喜欢哥啊?”

黄少天心里一惊,黄色的文字泡泡已经不受控制的从嘴里冒出来打着哈哈,他看着叶秋越走越近,然后准备经过他,可能是因为被戳中心事导致的气场压制,不知怎的嘴就停了下来,眼角的余光看到叶修擦过他的肩膀。

脚步声由近至远了。

他突然惶恐起来,猛的转过身问道,声音有几丝颤抖:“你……还会回来吗?”

叶秋闻言停下脚步,伸出手低头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拿出打火机侧着脸点燃了不知何时叼上的烟。

烟雾把他的脸遮盖得模糊不清,但能看到大概的瘦削轮廓,弥漫的烟雾中黄少天看见叶修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

“叶子还没黄呢。”

——
黄少天大三那年,学校的南街新开了一家花店。

据传店主是一个服装邋遢,脸色浮肿,满脸胡茬不修边幅的男人,照理说花店应该是无人问津,但是因为好奇而去花店看他的人偏偏就是挑不出什么刺儿来,不仅如此,还特别容易被他几句话忽悠,出店的时候手里已经抱了一堆花出来。

真正让店里生意火爆的却是那灵到爆炸的“相遇配对”,顾名思义,就是单身进了店,不论男女友,出门不再狗。

这些天里听四处传播各种灵验故事的黄少天是有些不屑的,身为辩论会里公认的机会主义者,他坚信机会是要靠自己创造的,不过正是抱着这种想法,那家花店和它的邋遢店长才更让他好奇。

于是,当天下午……

无所事事的黄少天还是背着斜挎包来到了那家店门口。

更加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在花店对街的马路上,一个大榕树后面。

至于原因是什么……因为他看到他们蓝雨辩论队的队长喻文州和对家微草辩论队的队长王杰希一前一后从花店里走出来,不同的是喻文州指间夹了一朵修好的蓝色妖姬,王杰希胸前则是插了一小束满天星。

他躲在大榕树后面看着喻文州自然而然地拉上王杰希的手,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孤寂的背影,眼睛莫名有些酸涩。

他抬头看了看。

夏季的热辣阳光被厚实的榕树叶遮挡大半,只有星星点点穿过缝隙洒在黄少天身上,他看着耀眼的阳光有些晃神,模糊之中他看见了一片连绵的阴云。

今年的夏天,和去年那家伙离开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啊。

对街上花店的招牌同样耀眼——君莫笑。

——
黄少天推开玻璃门的时候是低着头的,因此并没有看见门旁边挂着“正在休息”的小木板,风铃铜管随着热风叮叮当当的摇晃起来,沙发上盖着毛毯睡觉的人动了动身子,显然是被吵醒了。

躺在沙发上的人裹着毛毯坐了起来靠在沙发背上,从毛毯里伸出一只漂亮又熟悉的手揉着皱起的眉心,低沉的声音里有点不悦:“中午午休不接待啊,第一次来?”

和沙发上那人隔着好几个货柜的商品手拿挎包的黄少天看着那人放下遮住他面颊的手,挎包“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不太清醒的叶修听到声响,以为是什么东西掉了,睁开还黏在一起的眼皮,看见来人倒是完全清醒了,掀开毛毯踱着拖鞋向他走来,慵懒的腔调就算隔了一年也没有变化:“好久不见啊,话唠。”

黄少天看着叶修穿过宛如四季花海般的货柜,就像他跨越四季花期向他走来,又回到他的世界里。

一朵顺手折下的小雏菊被别上了黄少天脸侧,存在感极强的金色耳环也像是被柔化了,叶修弯腰捡起黄少天掉在地上的挎包,视线和他的撞在一起。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叶修,花店老板,缺个老板娘,不知阁下是否有意?”

END.
字数:2322

评论(15)
热度(40)
©蛊惑呀喵w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