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论手指流血后的正确处理方式?


*几百年前的撩蓝十三篇篇二_(:з)∠)_
*今天的蛊惑也在咸鱼_(:з)∠)_
*bug满天飞,ooc被我睡(?)
*文笔被吃了(´◓q◔`)
*不介意请往下↓

新年假期已然过半,繁忙的各类活动结束,叶修有事出了家门,许博远则是拿着一颗苹果窝在沙发上,看着苏沐橙推荐给他的电视剧《微微一哭很倾城》里两个“gay”的对手戏,过长的指甲因为用力而嵌入果体,让他的手指充满了黏腻的感觉。

由于新年的缘故许博远故意留了一小截指甲方便帮忙做事,期间下本时不下十次的重要操作都因为指甲过长的原因发生低级错误,好在年关即将过去,特意留下的指甲也没了用武之地,再加上叶修总是有意无意在他面前露出不论何时都是修剪得整齐好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毛边的指甲,配上常年不接触太阳的苍白细长的双手,许博远愤愤地咬掉苹果上最后一大块果肉,洗净手后电视正巧播放着叶修代言的某手表广告,还是手部特写。

他冷漠的关掉了电视,然后捡起手机打开x博,没想到界面居然还是叶修代言的那个手表广告,依旧是手部特写——起码在许博远看来是手部特写。

手机被关掉后摔在了沙发上,许博远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最后眼尖的看到了一个放在角落的丝绒盒子——他之前看过叶修拿它修剪过指甲。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乱动叶修的东西,但是内心的渴望还是让许博远伸出了罪恶的爪子。

当许博远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打开了看起来就很高端的盒子,琳琅满目的金属器具在灯光的补充下有些晃眼,因为做坏事的缘故他的脸有些红,看到里面的东西更是眼睛发直。

——我靠,修个指甲还这么讲究?

他还没来得及细看其中摆得整齐的工具,就听到钥匙插入门锁里转动的声音,手忙脚乱的把盒子关起来放到原来的位置又快速的将自己摔上沙发抓起手机装作自己正在刷微博,没发现手指在刚才的一系列中被金属器具划了个口子。

叶修嘴里叼着根没燃的烟走进来,一眼就看见了角落的盒子有被动过的痕迹,不过更要命的是许博远点着手机屏幕的那只手无名指指尖上藏都没藏的伤口,还往外冒着血,亏当事人一点感觉都没有,还像是没事人一样问了他一句:“回来了?”

他没回话,抽走许博远捧着的手机,又直直抓住许博远受伤的那只手,伤口是一条细长的割痕,正往外渗着排列整齐的血珠。

叶修的手很冷,冰得许博远打了个激灵,他又把手放松些,皱眉问道:“哪儿割的?”

许博远是跟着叶修的视线才发现自己被割伤的,伤口处一阵一阵的隐痛跟他此刻的心情一样不平静,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叶修叹了口气,蹲下身来,也不管许博远的手是否干净,把伤处送进自己嘴里。

“你你你你……你干嘛?!”许博远吓了一跳想抽回手,叶修的手却紧紧扣住许博远的手腕,手腕处冰凉刺骨,指尖却被温暖的口腔包围,他能感觉到指尖的血珠以一种缓慢的进程被吮去,自伤口处泛起一阵酥麻的感觉,蓝河忽然觉得有些热,红着脸撇开头不再看叶修动作。

见许博远没了抽手的意思叶修抬眼看了他一眼,果然只看见藏在发丝里微红的耳根——毕竟整个头都转过去了嘛。

叶修的心情突然就好起来,舌尖捋平因伤口割开发皱的皮肤,他从沙发下面摸出急救箱翻出创可贴,单手拆开了创可贴的包装,把许博远手指放出来,缠上了创可贴。

“要不要把指甲修掉啊?”叶修贴完了创可贴依旧没有把蓝河的手放开,冷不丁冒出一句吓了许博远一大跳。

“哈?”许博远一脸迷茫的把头转过来,叶修把许博远拢起的手摊开,一脚勾过角落的盒子,自己坐在地毯上,把许博远的手扶到面前。

“新春特别技能发动,蓝大大接招——☆”

“喵喵喵???”

“蓝大大害羞个什么劲儿,要修指甲包您满意啊,还带特殊服务的那种。”

……(╯‵□′)╯︵┴─┴本来听了前半句话还感动着的许博远听到后半句瞬间有了想掀桌的冲动。

于是乎今天的许博远似乎也被叶修玩弄于鼓掌之间呢。(大雾)

END.

评论(17)
热度(174)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