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欲乘风去,
奈何拖油瓶。

【叶蓝】这盆薄荷有点蓝(下)

原著+私设,bug亲儿子
人设什么的,稍稍探索一下哦?

(上)

06.
自从那以后蓝河就很难在网游里看到君莫笑的踪影了,但是君莫笑出现在电视直播里的次数越来越高。

立在小盆里的薄荷越来越萎靡,蓝河身上的生气也越来越少。

梁易春也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恰巧临近兴欣前往蓝雨进行客场赛,不论蓝河怎么推托,最终还是把他推去进行会场布置与当日的秩序维持。

那天下午兴欣一众就浩浩荡荡的打着“参观”的名义进了还在准备中的会场。

蓝河本来刚被指派了新任务,准备把几个箱子垒起来搬到后台去,就听到前线望风人员急急忙忙跑过来说叶修大神带着兴欣众人先来转悠几圈。

这话可吓得蓝河急急忙忙叠了箱子,抱起来刚好遮住自己的脸,走了几步发现看不清眼前的路,仔细想想叶修根本就没见过他,自嘲的笑笑又把抱着箱子的手放低一些,用鼻子顶住叠在上面的箱子,从箱子后露出的眼睛刚好就和迎面走来手中还拿着个奇怪打火机的叶修对了个正着。

不过那时候方锐不知怎的突然蹦到前面去挡了叶修的视线,叶修只来得及看到来人那双清澈的瞳孔带着些慌乱,打火机盖随之关上,接着视线就被方锐大大真诚的眼睛给遮住了。

“别闹。”叶修拨开方锐,恰巧看到蓝河用鼻子顶着最上面的箱子神色怪异匆忙的与他们擦肩而过,眼睛几乎被厚重的长睫毛盖住,只从缝隙中挤出一点星光。

——
等到蓝河与他们相隔甚远,他才敢转身望向被兴欣众人围起来的身影,鼻子没有再顶着箱子,眼神迷茫的看着他们消失在拐角,然后又静静的转过身,他吸吸鼻子,没走几步路,眼泪突然掉了下来,晕开在牛皮纸箱上。

可能是被灰尘蒙了眼睛吧。

他想。

07.
兴欣赢得了最终比赛的那天晚上,蓝河早早的请了年假,抱着那盆小巧的蓝薄荷蜷在租房里的沙发上,电视上回放着叶修离开键盘时僵颤的手。

他的思绪有些飘远,那声“晚安”又不合时宜的冒了出来,头痛伴随而至,手中花盆松开滚到了地上。

当他再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一片黑暗的房间。

屋子里空空荡荡的,床上只有叠成豆腐块的被子。看来这回的主人不在家啊……

由于不透气的缘故,房间里堆积的荷尔蒙气息很强烈,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闷的蓝河头昏脑胀,他受不了的摇摇头,再三确认四周无人,摆在电脑旁的薄荷发出了幽幽的蓝光,宛若实质的能量体落在了地面上没几秒他就冲向紧闭的窗台打开了窗户。

微凉的空气从外头灌进房间,洗刷掉了浑浊的空气。呼了一口气的蓝河突然觉得身上凉嗖嗖的,他不禁心中一惊,不敢置信的低头往下看——

他,没,有,穿,衣,服。

通俗一点,他裸着。

蓝河又一脸冷漠的关上窗,机械地转过身,僵硬地走了几步,直直倒在不知道是谁的床上,一股带着烟味的薄荷香往他鼻子里钻,他才意识到是别人的床。

慌乱的复原好黑色缎面上的皱褶,一个放在床头柜上的相框吸引了蓝河的注意力。

他绕过卧床拿起了相框。

相框很新,但里面的照片却旧的泛黄,他就着月光,看见上面是两位少年和一个小女孩的合影,其中一个少年和穿着粉色公主装的女孩长得很相似,另外一位少年微侧着身,嘴上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与穿着不符的打火机正好开到一半,眼神深邃得仿佛能穿过人的灵魂,也在看着镜头笑。

在布置会场时叶修手中的那个打火机……和照片上,是一样的,再加上这别无二致的笑容……蓝河将相框放回原处,脸色苍白。

——这是叶修的房间。

身体没了支撑的力量,他跌坐到厚重的地毯上,垂眸许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不会被发现的,只要我当做我从不存在……”

地毯上单薄的身体碎成了星星点点,最后划出一道道蓝色的荧光汇进那盆薄荷里,最终一切归于平静。

不,并没有。因为门被打开了。

叶修把包扔在了关起的门边,进了卫浴,而蓝河蜷在薄荷里,整张脸都皱起来,思绪千回百转。

08.
蓝河还是没有撑到自己穿回去就暴露了,其过程之尴尬,就好比他现在套着叶修宽宽大大的衣服坐在黑色缎面的床上供叶修大神左右围观一样。

要说倒也简略,大概就是叶修企图争抢蓝溪阁第四百三十七个野图boss的时候,没注意将未熄的烟蒂按在了装薄荷的盆子里。

本来一开始叶修向蓝溪阁问起他的时候蓝河对叶修的好感度还不由自主的往上升,后面发现是叶修觉得他是蓝溪阁里欺负起来最有意思的,特别是有天晚上他听到叶修说的梦话是“小蓝你怎么还不让我来欺负你”之后就彻底心塞塞了,还有些气,新仇旧恨累积起来,他想也没想就喊了一句在他认知里最凶的“叶修!”

没想到这一喊蓝河突然就光着身子凭空出现在房间里,而叶修和隔着麦的在野图boss旁围住君莫笑的各家势力则是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清澈嗓音气急败坏的、甚至带了那么点撒娇意味的男声清晰的从君莫笑那里传来。

“……蓝河?”听到这声音一脚勾起了电源线导致屏幕黑屏的叶修转过椅子,就看到了于他而言十分香艳的一幕。

莫名出现在床上的蓝河自己也十分慌张,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钻不回那盆薄荷里了,过度的慌乱让他丝毫没有想起自己现在还光着,腿在黑色缎面上摆出了大张的M型,不巧,打开的地方正对着叶修。

“你要不要……来件衣服?”

太大意了——

蓝河懊恼的用手遮住自己的脸。

“小蓝,下面露出来了。”叶修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饶有兴致的看着耳垂泛粉的蓝河。

“什么鬼?!”蓝河马上把手从脸上移开,又快速把宽大的连帽衫下摆往下拉,整张脸红的跟煮熟的虾一样,眼泪都急得挂上了长长的下睫毛,叶修把手上的打火机关上,眼神又暗了几分。

等蓝河反应过来是叶修在捉弄他时,叶修已经坐在桌前的电脑椅上面对着他,把二郎腿高高翘起,两臂支在扶手上,手指交叉挡在那个招牌的微笑前,眼睛微眯,蓝河只觉得叶修的眼神好像把他整只妖都看穿了。

“现在考虑解释一下了吗?小蓝?”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因为叶修抢了蓝溪阁第四百三十七个野图boss,更不会因为叶修把燃尽的烟蒂插到薄荷盆子里去让他以为威胁到了自己的本体而脑子一热从薄荷里面蹦出来。

蓝河根本不知道自己脸上变幻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手指无意识的摸着自己的下唇,叶修一直都注视着蓝河的一举一动,有那么一瞬间眼神里泄露出了浓厚的占有欲。

过了好半天,久到叶修都以为蓝河是不是坐在那里睡着了,才看到蓝河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握紧拳头又松开,半睁半闭的眼眸像跌进了时光的轨道。

“……所以我就打算等到自己穿回去,哪里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蓝河顿了顿,声音小了点:“不过确实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导致现在这样的……还有……让你扯上别的事……”他看了一眼叶修放在床上的平板,疯狂的@提示和此时平板上的“叶神麦里发声的少年究竟是?”
的推理贴标题在他看来十分刺眼,蓝河又把头低下靠在自己的膝盖上,不去看叶修的眼睛。

09.
“有些地方你说错了。”叶修没管平板疯狂的提示音,手往前一捞按了关机,又转放在身后的桌上,然后站起了身。

“哈?”蓝河猛的抬起头。

“其实你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叶修缓步走到了蓝河身前,手臂绷紧撑住身体的重量,微眯的凤眼和蓝河平视,看到蓝河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说……”蓝河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眼前帅不过三秒的叶修:“你一个人类再怎么敏感也不可能……”

“等会儿,听我讲完。”叶修像是笑够了,双手按在蓝河的肩膀上让他安静,然后又收回手,只是俯身,蓝河自然随他的动作抬头看着叶修的眼睛,一瞬间有一种被摄去心神的错觉。

“第一点,我不喜欢开窗,一般都是开排气扇,因为离我比较近,不用动,所以窗户常年是关着的,可是我那天回来的时候却是开起来的,这点就很有问题了。”

“第二点,床头柜上的相框你位置没放对,”他指着远处的床头柜,蓝河也跟着半转过身去看,眉毛皱起来:“我明明按照一开始的摆放回去了呀?”叶修笑着摇摇头:“你没看到旁边有根没抽的烟对不对,烟对的位置错了。它本来在相框前面的,但是我那天回来的时候它在后面。”

“就不能是小偷嘛?”蓝河瞪他。

“……我又没丢东西,小偷先生。”他收掉脸上严肃的表情,拿了一只烟在手上把玩:“刚才那些都是骗你的,只是因为我一进来发现了放在门口的那盆薄荷而已。”叶修朝蓝河呶呶嘴。

“跟你刚才形容的本体很像哦?”蓝河这几天根本就没看门关那里,现在坐在床上往玄关看,还真的看到了一盆薄荷,他的脸顿时烧了起来。

……身为一只妖居然对自己的本体毫无感应……太失败了。

蓝河打算起身去拿那盆薄荷的时候,双手却分别被叶修的手按在了身体两侧,他皱眉想挣开叶修的手,右边的耳垂却被含进温暖的口腔里,还被叶修轻轻咬了两下。

在耳边炸开的低沉言语让他无法再移动半分,叶修轻轻笑了笑:“要不是知道通灵薄荷在成形第二年通灵转魂的时候会连本体一起传送到喜欢的对象身边,我还真要以为你是自己心甘情愿问了黄少天我的地址把自己打包送过来的。”

“看在你这么喜欢我的份上再告诉你三个秘密吧,小蓝薄荷。”叶修把蓝河罩在了自己的怀里,蓝河不可思议的看着在空中晃动的九条毛绒绒的亮黑色狐狸尾巴和叶修头顶上的狐狸耳朵,小心翼翼的去看叶修带了点魅意的眼睛,又慌慌张张的躲开叶修的视线。

“第一,我不是人类,我是九尾黑狐。第二,不要对自己产生质疑,因为是我把你和薄荷的联系切断的。第三……”叶修把蓝河的头扳正,躲闪的眼神避无可避的纳进了叶修的影子。

10.
“我也喜欢你。”

FIN.

评论(9)
热度(103)
©蛊惑呀喵w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