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这盆薄荷有点蓝(上)

大家好我回来了。说好新年第一篇不开车,那就走心吧。感谢等候。
原著+私设,bug是亲儿子。
时间轴可能不大对……见谅。
至于设定什么的,稍稍探索一下?
食用愉快w

00.
蓝河本是大山深处一只普通的薄荷。

直到隔壁山的九天灵芝黄少天化形成功后强大的灵力席卷了大片土地。

日夜吸收日月精华的蓝薄荷,在一个晴朗的 夜晚,在满是花香的谷中睁开了眼睛。

至于为什么身为一只植物却要叫蓝河,大概是弥补从来没看过海的遗憾吧。

01.
于是他追随着附近山头的偶像黄少天的步伐,进了知名和尚庙……不,是蓝雨。

还带着一盆叶稍有点蓝的薄荷。

真的是因为蓝雨有个“蓝”字,还有个“雨”字,不是因为蓝雨食堂特别好吃,还能时不时看见偶像拒绝吃秋葵被喻文州微笑凝视之后吃着秋葵的心塞表情。

这是一盆被伙食拐卖了的薄荷。

02.
后面的故事让蓝河有些心塞,就在叶秋改名叶修重新回到荣耀刚开服的第十区之前,蓝河刚抢到外派资格时,他才知道自己不仅是一盆薄荷,也不仅是一盆叶子有点蓝的薄荷,更不仅是一盆成了精的蓝薄荷,他还是一盆通灵薄荷……

所谓通灵薄荷,就是每隔一段时间会魂穿到同种植物上,至于具体的体现,就比如此刻,原本正打算开抢野图boss的他,不知道被传送到哪户人家来了。

蓝河无语地望着陌生的环境,薄荷叶不安分地东摇摇西摆摆。

哦,还是知道的。

蓝河望着墙壁上方兴欣网吧的标志,心中有些冷漠。

啧。

那时候兴欣还是个网吧,没有想象中烟与快餐的气息,反而还有淡雅的清香。

哦,还不错?

他又借着这株薄荷比较长的优势,偷偷沿着墙壁向上了一些,远远地瞟见了收银处一阵烟雾缭绕。

一瞬间四周仿佛都静止下来。

只有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和飞快敲击键盘飞舞的手指。

03.
“老蓝?老蓝?醒醒!”

蓝河的眼前发昏,魂穿过后的不适感从四肢百骸传来,他想仔细凝神去听清从远方传来的不大真切的声音,好像还有人拍了拍他的背,紧接着就是一阵兵荒马乱的错觉,他什么都听不到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对的是苍白无力的天花板,还有过量消毒水的气味。

指针的滴答声让他有些茫然,床边正玩手机游戏的毕言飞一局终了才发现病床上蓝河茫然又幽怨的眼神,有些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门外的梁易春适时拎着自家媳妇的补汤进来,对着蓝河叨了一堆注意身体云云。

蓝河一边喝着汤一边听着梁易春说教,只想着宝宝心里苦,这次的通灵事件也被他夹在吐出来的骨头中,一并被忽略了。

04.
之后蓝河无数次想起那次魂穿,都后悔为什么让叶修身后的那个挂钟掉在他头上一了百了。

“哟!这不是小蓝嘛,今天收获如何啊。”

“?!哇靠君莫笑你从哪里来的!”

他一开始还只拿君莫笑当厉害一些的网友玩家而已,没想到后面被曝出是退役的叶修大神,气势上马上弱了一截,更别提叶修创建兴欣公会后,才惊诧地忆起那次不明所以的魂穿。

那声意味不明的笑和飞舞的手指,还有潜藏在浓烟后轮廓瘦削的脸,突然和叶修平日里操作的穿的花花绿绿的君莫笑,对上了号。

意识的飘飞让蓝河没注意,手下动作一滞,就被前来抢野图boss的中草堂的人哗哗削了半血,刚想释放技能却发现角色还在僵直中,远处支援又被拦截,蓝河望着即将清零的血条,咬牙切齿的骂自己傻逼,顿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君莫笑混蛋。

大概是心有灵犀,那个带点痞,让人气得牙痒痒的语气从耳机里流过电路。

“小蓝啊,有这种事居然不叫我,不够义气啊。”

本来削着像只待宰羔羊的蓝河的中草堂的人一点预警都没有,视线突然就灰白了下去。

【当前】麝觉草:我*?
【当前】蓝桥春雪:???
【队伍】君莫笑:boss要跑了
【队伍】车到山前必有路:我靠君莫笑为什么在队伍里?!
【队伍】蓝桥春雪:……???
【队伍】黄少天老婆:不是蓝桥……是我放的……
【队伍】一梦之蓝:boss真的要飞了哎……
【队伍】蓝桥春雪:愣啥呢!追啊!

05.
叶修加进了队伍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蓝河看着roll点为6的君莫笑泪流满面,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蓝桥春雪的5点,想着当初不仅应该把挂钟扔下去,还应该把电线切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叶修倒是没有拿走多少好东西,这时候一帮群众早就各干各的事去了,装备材料堆前只有他们两个人。

“蓝啊,哥明天就开始打比赛了。”

语调里听不出他想表达什么意思,蓝河只能听见叶修伸手摩挲自己下巴上许久未处理的胡茬的声音。

“祝你好运……?”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颤,潜意识里好像觉得有些什么东西他抓住了,又没抓住。

陈果的声音通过喧闹的背景音里传来,蓝河记不清他后面又和叶修说了些什么,就记得最后他们互道的那声晚安,叶修的声音没了平日里的调笑与嘲讽,蕴了些困意的哑,酥酥麻麻的。

蓝河怀疑耳机上是不是沾上了水,他怎么觉得耳朵那儿带些电呢?

摆在桌前那盆小巧的蓝薄荷也胡乱的疯长起来,就像他此刻乱掉的心,不由自主的摸摸自己的耳垂,才发现它已经泛红,比指尖还高的热度传递过来,蓝河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完了。

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栽了呢?

他有些郁闷地拿出抽屉常备的剪刀剪掉多余的枝叶,因为本体疯长而及肩的柔顺头发也自行变短,修着修着蓝河的心思又不知道飞去了哪个外太空。

直到咔嚓一下多剪掉了一段,蓝河才欲哭无泪的看着镜子上后脑勺明显短了一截的头发,有些欲哭无泪。

君莫笑不知道什么原因还在线,自动生成的系统脸不知怎的被蓝河看出了几抹嘲弄的情绪,他的眼神黯了黯,拔出了读卡器里蓝桥春雪的账号卡。

TBC.

评论(4)
热度(79)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