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不喜欢张三也不喜欢李四,
但我永远喜欢你。









坑头:叶蓝,轰出
以前的计划都吹了,随缘见面。

〖叶蓝〗意外(1)

架空,现代,叶蓝only,双向暗恋,无意识撩
@临宸  @林纯洁的阿兮酱酱酱 i  @琴诗酱今天真可爱  @琉菌喵喵喵喵??? 的……合并点文,实在……没时间(才不是因为我懒)

生活素材,真人真事。
想写这个想到疯掉,因为在现实遇到了一个超级像蓝河河的学长!
在连载『下蛊』之前就连框架都想好了,这个想断更的某惑真的非常喜欢这个故事,于是把它当做了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然而写了一周并没有写完……
顺手扣点文于是……(一次性还了x篇???)
同生日的另外一位薄荷系生日快乐w @白箱自习室
生贺没肝出来x

其实是没有时间打完手稿……还有一大面。
温馨题材 人设自寻 觉雷慎入

希望喜欢♡今年有叶蓝陪着过生日 真的很开心。



——
万家灯火已经点亮,街上的电视新闻重复着乏味的最新信息,公式化的冰冷女声通过不是很好的音响,传出了惹人厌烦的杂音。

萧索的风声掩盖了落叶的杂音,许博远拢紧了身上的风衣,静静地站在站牌前等候着公车,冷冽的风刮掉了他脸上的热度,显得有些苍白。

他悄悄地往身后不远处瞟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离他身后不远处。手上没有像平常那般夹根不知名的香烟,而是拿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奶茶,黑色风衣的领子被立起来,只能看到高挺的鼻梁,如果许博远没有近视的话,还可以看见那双低垂眼睛上的长长睫毛,在白雾中有些颤,还又长又翘的。

许博远的视线又悄悄收回,他愤愤地往自己手上哈了一口热气,本想转身买杯热饮,又想到自己的账户余额,眼中的“凶”光瞬间就蔫了,他又向冻得通红僵硬的手指哈出一口热气,然后缩缩脖子把手插到口袋里,指上的薄茧摩挲着带着体温的公交卡边缘发起了呆。

那男子在许博远收回目光的瞬间有所感应似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淡淡的撇开视线,盯着手中的奶茶,望着许博远没看见的未开封的奶茶盖口似笑非笑。

他要坐的车很难等,此时又正值客流高峰期,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公交尾部喷出的灰黑色尾气被隐匿于夜色中,吹起阵阵浮尘。

许博远轻咳几声,向后退了一步,眯起视野有些模糊的眼睛,去看足以晃花散光的人的眼睛的公交车上的线路号码。

27路总算是缓缓驶进站点,许博远抬着站到僵硬的腿慢吞吞的排到拥挤人群的最后面,正前方是那个黑色风衣的男人,与前方拥挤的人群有些违和,但仔细看又觉得哪有什么违和,还挺接地气的,感觉只像是一位普通有礼的青年而已。

硬币被扔进投币口,公交卡在刷卡机上短暂停留等到发出机械滴声再远离刷卡机时,硬币也东滚西撞在铁皮投币箱上发出清脆声响。许博远在上到车上台阶的一瞬间身后的门就被司机不耐烦的闭合,二人之间只留一丝缝隙。

些许烟草味从前方的青年身上传来,气息淡淡的,不让人讨厌的同时又能赢得众多女性的好感,相比之下,坐在车门旁那位大叔身上浓郁的烟酒臭味就让人感觉浑身不舒服。许博远吸了吸鼻子,突然很想打个喷嚏。

他和那股痒意对抗了半天,最终还是失败了,勉强抬起手捏住鼻子,在青年身后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哈啾”。

突然身前背对着他的人转过身来,一只手同样费力的抬起来越过许博远,不知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居然压上了许博远的肩头。

???

许博远在他慢腾腾转过身的时候反应就慢了半拍,特别是整个人转过来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手的摆放位置,弄得许博远有些莫名的心跳加速,假装不知情地低下头来,眼尖的看到了那个人随意挂在脖子上的工作吊牌。

——『兴欣心理研究工作室』几个大字下是一个龙飞凤舞的签名。

……叶修?

没等他再看一眼那张工作牌,身后突然响起了“咔”的一声,一股冷意从背后席卷而来,冲淡了难闻的烟酒臭味,公交靠后的位置响起了一片骂声,许博远往后瞟了一眼,那只好看的手还搭在窗门的开关上,带着烟酒臭味的大叔不知道骂了一句什么,叶修没有吭声,食指指尖在开关上点了几下,在后方乘客传来更大的骂声之前感觉味道散的差不多了,又把窗户关了起来,惹的后面的乘客愣是把第二波脏话噎在喉咙里。

车厢内又回到了沙丁鱼罐头般的原始时代,骂声也渐渐小去——因为大叔往后挤了。

叶修的手就在这个时候收回,可能是角度估错的关系,冰冷僵硬的手指擦过许博远颈侧,刺骨的寒意从叶修手指划过的地方往里渗,他打了个寒颤,心里想着“真有够冷的,他不怕冻伤吗?”

“抱歉。”

淡淡的声音从许博远头顶上方几厘米传来,许博远含糊地说了句“没关系。”。

他开始低头认真思考他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他居然从“抱歉”两个字里听出了几分戏谑?

“可能是我听错了吧?”叶修听到许博远嘟囔了一句。



TBC.

评论(6)
热度(65)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