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不喜欢张三也不喜欢李四,
但我永远喜欢你。









坑头:叶蓝,轰出
以前的计划都吹了,随缘见面。

〖叶蓝〗公主与龙

其实是一个做糖果的魔王和一个吃素(糖果)的恶龙的故事。
啊——带了喻黄一起……
迷迷糊糊的参加了滚群活动很开心,万圣节快乐,食用愉快。
蓝河属于叶修,少天属于文州,OOC属于我。







——
最近男儿国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他们的男公主黄少天被大山深处那只吃素的恶龙蓝河给拐走了。

这可急坏了一干人等,他们簇拥着男公主黄少天遗落下来的皇冠敲开了术士预言师喻文州的家门,得知情况的喻文州即刻让大臣们为他准备贴身内甲准备前往吃素的恶龙蓝河的巢穴,另一边黄少天却已经和恶龙蓝河混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哎哟蓝河河我刚吃的那个零食是啥我怎么笑个不停哈哈哈哈哈哈……”

恶龙蓝河目光抽搐的看着自己半壁的零食江山进了黄少天藏在粉色公主裙下的肚子里,十分肉疼且后悔将这位男儿国公主带了回来。

他伸出自己的爪子收掉了黄少天手中剩下的半包哈哈糖,然后化作了一个有着水蓝发色的少年拖着地上笑到打滚的黄少天的裙子走了出去,然后进了另一个洞穴。

“如果你再装笑我就把你送回去。”

本来就是因为黄少天开出的条件让蓝河心动不已,不然怎么会失策把男儿国最最宝贝的公主带回来?

黄少天止住了笑从地上坐起,开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期间讲到激动处还坑了蓝河不少他自制的植物汽水。

“我跟你说啊特别是跟你这儿对过去最东边住着的那大魔王叶修最有意思了,世界上的所有零食他都会做——”

讲到这里时黄少天特意说的很慢,接着毫不意外的看到了蓝河比刚才听各种东西就已经发亮的眼睛更加明亮。

“但是他只招待能够穿越重重荆丛到达他家的孩子。嗯——就像你现在化成的这种。”

蓝河虽然是一条恶龙,但毕竟还处于幼生期,所以幻化出的人影自然是十四五岁的少年的样子,黄少天的讲述让蓝河更加充满希望——

终于能把他刚才吃掉的那些补回来了!

彼时男公主黄少天好像意识到他变成了婚介所的大妈,自个儿心塞起来,结果没心塞一会儿额头上的六芒星亮了起来,身穿黑色长袍拿着手骨法杖的喻文州就出现在了洞穴里。

他没有发现恶龙,只看到嘴角还有糖渣的黄少天和远一点坐在那里不知是发呆还是干什么的明显走神了的水蓝色头发的少年。

但是…黄少天见他出现第一反应就是拿着喻文州昂贵的黑色长袍擦嘴。

“龙呢?那边那个和你一起被拐来的?”

喻文州一脸无奈的笑任黄少天去了,但还是揉了揉黄少天的头,以慰藉滴血的内心。

“嗯?龙?那边那个就是啊!我跟他说我会告诉他世界上哪里有最多的零食,但是他要把他的帮货分我一半吃我才会告诉他,所以我就和他过来了!”

听完起因的喻文州表示未婚夫脑回路好奇怪哦心好累哦都快累感不爱了的时候,蓝河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少天少天你能给我一张去大魔王家的地图吗!”然后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同抽搐的看着蓝河身后多了个小包袱。

“蓝河河啊……我还没说完……那个会做糖果的大魔王叶修啊,只招待穿裙子的孩子。”

“?!可是我没有裙子啊!QAQ”看着欲哭无泪的蓝河,黄少天突然有了一种“我怎么欺负小孩子”的罪恶感,喻文州适时出声:“你可以穿成像少天这样,他就会接待你了。”

“可是我没有这样的衣服……而且好羞耻QAQ”蓝河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拉身上的虎皮短衫。

……于是到了最后,蓝河同黄少天他俩一同回到了男儿国,打发了大臣之后喻文州给蓝河找了好几条适合他的蓝色裙子,喻文州满意地看了看蓝河,然后偷偷对他说:“现在你跟少天一样是个带把的小姐姐了。”

正在受国王关怀的黄少天在他父皇的寝宫里打了个喷嚏。

就这样,蓝河拿着塞了好多小裙子的包袱,被喻文州友情传送到了叶修家门口,不过毕竟是传送,收到路途上各种敲打的蓝河除了他抱在怀中保存完好的包袱外,身上沾满泥土灰尘,裙子还有几处被划开,看起来像是刚从荆丛里走出来似的。

叩叩。

“吱呀——”正在为了万圣节做一锅新糖果的叶修手上拿着燃烧的糖果炉就来开门了。

“哟,小妹妹是来讨糖果的吗?现在还没到晚上呢。”他继续搅拌着炉里的糖浆,显然对站在他家门口的小孩子很有兴趣。

“我不是小妹妹!喻文州说我是和少天一样带把的小姐姐!”少年抬起头瞪着比他高了好多个头的大魔王,然后就被他手里的糖果炉吸引了注意力。

“不给糖就捣蛋!”蓝河丢下这句话怒气冲冲的就往叶修的房子里走,没有发现自己蓝色的尾巴从裙子里露了出来。

叶修有些哑然,不过在看到蓝河的小尾巴之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迷雾从眼中散去,他不知从哪儿掏出了根烟草。

“生活又要变得有趣了。”

后来,大陆上传出了只吃素的恶龙被做糖果的大魔王喂成了一只胖龙的故事。不过……这就又是后话了。

—END.—

评论(4)
热度(56)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