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欲乘风去,
奈何拖油瓶。

〖刘卢〗血奴(3)

@子越说不燃 的点文

——正片

“你不是要听我说事情始末么?过来坐。”

换上了粗布麻衣的刘小别自己随意的靠在桌上,向着那张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椅子对卢瀚文摆了个“请”的姿势。

“我家在兴欣和嘉世的边界,我的母亲是一名魅魔,我们一家都是魔法师。本来是过着不错又温馨的生活的……”

“……所以我的家就这样被那群所谓的‘恶法师裁决者’给破坏了……只因为母亲是魅魔的缘故,父亲拼死保护她,但母亲为了掩护我……”

吸血鬼都是表演的行家,但在几处血腥描写的地方时刘小别无法抑制自己的微微亮出了的獠牙,对着卢瀚文的那健康的浅麦色脖颈有点儿想咬,好在卢瀚文听得泪眼朦胧,不停地低头抹眼泪,没有发现。

看来这次故事的真实性还不错。他舔舔嘴唇隐去獠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除了卢瀚文的抽泣声外,就是猎物与猎食者的夜晚了。

最后还是卢瀚文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他才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你饿吗?”

刘小别这时候的确也饿了,但是他的“饿”是另外一个意义上的饿——他需要血。

虽然说食物也是能吃,但是会增加对鲜血的渴求,他还不想这么早就被卢瀚文发现,刚打好算盘,就看见卢瀚文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看着他的包袱。

“怎么了……?”
“我干粮好像落在总部了……”卢瀚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皱出了一张苦瓜脸。出门前喻文州曾十分严肃的禁止独自入林的卢瀚文进行狩猎。

“绝对不行。”喻文州当时那般严肃与悲戚的表情还是给卢瀚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种窘境在刘小别看来却是个与微草联络的好机会——

顺便解决一下自己的缺血问题和卢瀚文的晚餐问题。

他对这个小剑客确实感兴趣极了。鬼使神差的,他摸了摸小剑客的头——

就像普通人类对待自己的宠物那样。

“喂!我说你……”小剑客挥掉了刘小别正在他头上肆虐的手。

“晚上吃烤兔肉如何?”“啊?”卢瀚文对于话题的快速转换有些适应不过来。

“你去看看厨房里还有没有柴火,架个三脚架,然后把火点上,准备好调料,我去去就来。”卢瀚文在刘小别的一串儿要求里下意识的不断点头,刘小别还塞给了卢瀚文一块打火石,然后才出了小木屋向森林深处走去。

卢瀚文站在木屋的门口,看着刘小别步履缓慢的移进早已陷入暮色的森林,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握紧了手中的打火石。

刘小别这边就轻松多了,回到吸血鬼形态的他心情愉悦地漫步在森林之中,召来几只蝙蝠后四下监察周围的环境,掏出联络用的一次性水晶球来。

“总部?对,我是飞刀剑——任务成功了,虽然差点被抓住……对,所以我现在,收获了一个对微草极其有利的机会——我遇到了蓝雨的未来。”

随后刘小别听着对方说了什么,“好——估计可以完成任务。”结束通话后水晶球自行破碎,利用水晶球传递过来的血袋也掉在了地上。

“够意思。”原处同时传来“砰——”的枪声,刘小别收了笑,拾起血袋快速消失在林子里,地上的水晶球碎片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只留下一滩水。

“真奇怪,这里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一滩水?”单独狩猎的猎人拿着猎枪望着地上的水有些疑惑。

另一边卢瀚文已经把火生好了,他坐在木屋的台阶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火堆正对着的太阳渐渐落下,就好像太阳落进了火堆里一样,夜色也真正降临了这片森林。

“好慢啊。——”卢瀚文拔了一根甜草,把草根含在嘴里,丝丝甜味和青草香弥漫在他的嘴里,他愤愤不平的用力咀嚼着,发出声响,用来盖住肚子不断传出的咕噜声。

“对不起,等了很久么?”刘小别在卢瀚文脚边放下两只兔子,拍了拍快要睡着了的卢瀚文。

“嗯?”刚睡醒的卢瀚文迷迷糊糊的站起来,却忘了自己还在台阶上,下意识向前走了一步刚想说什么,身子因为踩空而向前倾倒,毫无防备地冲进刘小别怀里。从刘小别的视角看到的刚好是卢瀚文的脖颈,带点牛奶的气味让刘小别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否吸食过血袋。

评论(2)
热度(23)
©蛊惑呀喵w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