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欲乘风去,
奈何拖油瓶。

〖刘卢〗血奴(2)

@子越说不燃 的点文
非电脑艾特不到quq
都不点小红心小蓝手了quq说!是不是不爱我了 好吧我的锅(望天)
不过为了吃一对不熟的人的狗粮 我居然被网红女主挂上了她的空间主页 这个原因导致我稿子都差点没搞完 有点小生气还好赶上更新了
ooc*3 bug没被吞
立志写成中二病x


——

在刘小别从梦境中离开之前,那位年轻的小剑客都用非常近的距离观察这个被他救回来的人。

起码外表是人。

所以当刘小别猛然睁眼的时候正在细数他有几根眼睫毛的卢瀚文就和他对上了号儿,瞪大的圆眼看着刘小别拉的细长的眸子,不知怎的脑袋一热脸一红就猛的退开来,结果退得太急后脑勺撞上了床楣,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疼的卢瀚文又猛的把头往前甩撞进了他之前给刘小别盖上的厚实棉被上。

“痛痛痛痛痛痛……”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小别有点儿想笑,单手撑着让自己在床上坐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把头埋在他怀里而不自知的小剑客。

等到小剑客在疼痛后略微回神发现自己和床上坐着的人处在一种非常尴尬的状态之下,头又猛的抬起来——

但是这回刘小别手疾眼快,手掌护住了卢瀚文的后脑勺,尔后他的手背撞上了床楣。

“嘶——”

即使在睡时已经被卢瀚文绑上了几圈绷带,但是明显并没有什么用处。

“对不起对不起——我去找药箱!”这回再退出去卢瀚文就长了记性,先低头,再往上看,小心翼翼的确认自己不会再被撞到之后就急忙跑出了房间。

而坐在床上的刘小别目光默默地看向床边被搁置在地板上的药箱,刚才护住卢瀚文的手还停在原地。

卢瀚文急火火地四处翻箱倒柜,直至每个抽屉都被抽出也没有找到药箱,一脸茫然的在小厅内站了一会儿,年轻的小剑客才想起来——

不就放在床头下面吗!!!

卢瀚文脸上莫名的热度褪去,理智回归脑中,他有些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走进了内室。

内室对着外头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清凉的风吹走了屋子里的苦味,药箱打开放在窗下的木桌上,少了几圈的绷带被重新打好漂亮的结放在原处,翻的毫无原样的各类处方药品也被码的整整齐齐。虽然坐在桌前的男人衣衫褴褛,可是当他沉静的望向他的时候,那种难掩的贵族气息还是流露出来。

“有衣服换么?”

刘小别从椅子上站起。

“不过在这之前你呢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卢瀚文皱起眉头往后退了一步,虽然眼前这人明显没有敌意,但是身体的反应让他不得不有些警惕。

“刘小别。详细的等换了衣服我再跟你说——你又叫什么?”没有卢瀚文意料中的踌躇,刘小别很爽快的报出自己的名字,顺带着把相同的问题推给卢瀚文。

“我叫卢瀚文!你旁边那个柜子里……应该有以前黄少留下来的粗布衣。”

卢瀚文?那个蓝雨的……未来?看来碰上了个好东西呢。刘小别不敢换自己储物戒指中的备用法袍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卢瀚文胸前的那个蓝色标志——

吸血鬼猎人的标志。

“我还说还好自己的知名度不高么……”刘小别打开木橱柜的时候嘀咕了一声,木橱柜的吱呀声恰好盖掉了那句自嘲。

取出干净的粗布裳之后,可能是因为真的不能再忍受一秒或是别的什么,刘小别就像忘了卢瀚文在场一样,干脆的脱掉了已经被血沾染的看不出颜色的破烂袍子,打了个响指,那破烂的袍子就只剩下了灰渣。

脱下袍子自然免不了赤身,偏宽的肩下偏偏是窄窄的腰身,背部的肌肉纹路很漂亮,典型的倒三角身材,可惜没等卢瀚文再看几眼,那道亮丽的风景就这样被粗布麻衣盖住了。

不知怎的卢瀚文突然在心里惋惜没有多看几眼,刘小别自然也是感受到了那两道火热的视线才想起吸血鬼的身躯对人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但他既没有收敛自身身为吸血鬼的能力,也没有提醒卢瀚文转过身去,刚才还故意慢腾腾的脱衣服秀身材——他想试探卢瀚文是否已经开始学习关于吸血鬼的课程。

很明显刘小别成功了,到现在卢瀚文都还没有意识到他的想法哪里不对。

TBC.

评论
热度(27)
©蛊惑呀喵w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