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不同世界的他和他(世界2)

主题:语文作业 仿写《大堰河——我的保姆》摸鱼产物
算是这周,上周,上上周的更新一起
手稿用了四个半小时写了满满三页纸..
打成电子稿用了三天...
中间那段诗我没单独写在作业本儿上...是这整篇文我都交上去了..阿弥陀佛...
ooc点满 bug已充值到最高模式
是否进入?

[是]

叶修27岁x蓝河5岁


蓝河是在5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叶修的,那天的叶修同其他来过多次的志愿者一块儿进了孤儿院院长的办公室,老师们将所有的孩子召集到了一起,按高矮排了队形。

那时候蓝河在孤儿院很是弱小,浅蓝的发色更是让他饱受了各种欺凌,被大多数较为壮硕的孩子们挤到最边上的角落后,他干脆退了一步扑了扑地板上的灰尘坐了下去,在排的整齐的队伍后,显得很是突兀。

过了一会儿那群原本就是志愿者的人又簇拥着那位新来的志愿者走到队列前,他留着这个年代不常见的三七分刘海,额前的碎发没有梳理,散在眼前,好歹是没有遮住眼睛,狭长的眸子没有应有的气势,散漫的扫视了几下队伍,没有意外的看到了坐在队伍最后的蓝河,好像是想到什么,笑容就这么溢上了唇角,蓝河突然觉得这个人也没那么糟。

“我叫叶秋。一叶落知天下秋的叶秋。十四画,很好写。”

孩子们对新的人事物也总是好奇的,在这个时代显得非常怪异但是颜值高的叶秋毫无意外的被女孩儿们包围了起来,其次是男孩儿们。

略旧且脏破的衣衫让叶秋皱了皱眉,耐着性子等孩子们问的同时眼睛不停往四处晃,差不多了就清了清嗓子示意让孩子们安静下来。

“你们的问题有很多,但是我要等等才能回答。现在我想先找个专门帮我做事的小助手,有没有哪位小朋友想要做呢?”虽然是征求大家的意见,但蓝河感受到了他说的时候是望向自己的。

“我!”

“我!”

“叶哥哥!选我!”

“不要选他们!选我!”

蓝河就坐在鸡飞狗跳的包围圈外,静静地看着叶秋的动作,并没有因为盯在他身上的目光而畏惧,也没有站起身来加入包围圈。

接着他就看着叶秋故作烦恼的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再一次皱起了眉头。微转了转身好像在很认真的考虑,尔后视线转向他时故意露出了非常惊喜的表情,本就跟随着他目光的孩子们也转过身来,那片空旷的沙地上只有蓝河淡漠的,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叶秋轻轻地拨开他面前的孩子群,踩着闲散的步子朝他慢慢走来,然后把他紧抓住衣袖的手从衣袖下剥下,接着吧那只小手握进了自己宽厚的手掌里,甚至有别于刚才嫌弃脏破旧衣服的表情,认真拍掉了蓝河身上的泥,然后让蓝河坐在他的手臂上。

蓝河就这样被抱了起来。他从高处俯视着下面的其他孩子,从其他孩子的表情上,他看见了平时同样被欺侮的同伴羡慕的眼神,更多的,是嫉妒。

以后的生活肯定是更不好过了。蓝河在心里想,但不知怎的他突然有些开心,眼角微弯,眼边的泪痣也形成了一个可爱的弧度。

叶秋抱起他后依旧和围在他身边的孩子们愉快相处,只是抱着蓝河的手一直没动过。直到晚饭的集合哨声响起,在开饭前叶秋抱着蓝河对所有的孩子们又抛出了一个信息:“我会在这里住满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我会教大家如何写诗,希望到时候所有孩子们都能交上自己最好,最喜欢的作品!那么,现在进去开晚饭吧。”其实叶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三个月,只是就是这么顺口的说出来了。

孩子们确认记住之后在欢呼声中冲进了食堂。看着叶秋丝毫没有要放他下来的举动的时候蓝河也着急了,他知道进食堂稍晚些意味着什么,尝试性的推了推叶秋的手臂,见他不为所动,便开始挣扎,一天没喝水导致一开口就是哑到不行的话语冒了出来:“你放我下……”话还没说完叶秋的食指就贴上他干涩的嘴唇。

“别担心,你等会儿跟我一起吃。”到底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短暂的沉默对视之后,蓝河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叶秋的表情,脏兮兮的小手在衣服上再三蹭干净之后搅在一起,沾着黑泥的脸抬起来对着叶秋:“你不骗我吧?我叫蓝河。”

叶秋看着蓝河的小动作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刺眼,青白的小胳膊上是红紫的伤痕纵横交错,有些还发红肿起,但是不细看的话都隐藏在破衣服之下,没有灯光朦胧到看不清。

“我知道你是蓝河。”

——
叶秋就这样带着蓝河上了孤儿院院长的饭桌,饭桌上的菜色跟孩子食堂的类似,唯一的不同就是食堂只有黄米饭和菜汤,桌上的菜却都配上了肉,显得别样奢侈。

院长显然对叶秋的做法感到吃惊,叶秋笑着和院长解释:“他很像熟人的弟弟。”颇具暗示性的语言一出,院长马上露出一脸了然的表情,摆起笑脸对着蓝河:“那你这三个月就住叶先生那里吧。”

蓝河没有听懂叶秋和院长交流中包含的意思,他开始烦恼怎样跟不多数的小伙伴道别。

在吃完这顿饭后蓝河在心底里发誓这是他自出生以来吃过的最好,最棒的饭菜。这是他第一次吃上白米饭,绿青菜,还有流着油的大鱼丸,一番狼吞虎咽后,看向叶秋的眼神不免抱了几分感激,更别提饭后叶秋还用洁白的手绢擦干净了他嘴上的菜汁。

“我便先走一步了。”叶秋抱着蓝河走出饭局。

“我们要去哪?”蓝河的手抓住叶秋的衣领,眼神里熟悉的光亮让叶秋的心情也莫名愉悦起来。

“先把你洗干净,然后我们去看星星。”

——
个人房间里简易的浴室内,蓝河站在放满了热水的大木桶旁边不知所措,叶秋站在一旁抱拳看着,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半天后还是蓝河先败下阵来。

“……不……不会用。”

“我教你。”
“首先你要在木桶里泡一会儿,让身上的泥软掉……”

十分钟之后,蓝河穿上了院长派人送来的干净整洁的衣服后,整个人都大变样了。原来邋遢的泥小子去一身脏污后白白嫩嫩,指甲也被修理整齐,叶秋摸了摸蓝河的头:“现在我们去看星星。”

——
他把蓝河背在背上,自己沿着矮楼的铁架梯上了铺着红瓦的屋顶,弯弯的月亮旁满是闪亮的星。

“躺吧。”叶秋拍拍红瓦。

蓝河拘谨地坐在一边,叶秋看着他的模样笑了笑,自己先躺了下来。

“坐的这么严肃怎么听我讲故事…罢了,你累了再躺吧。”
“我不叫叶秋,我叫叶修,叶秋是笨蛋弟弟的名字。我分享了我的秘密,你也该告诉我一个吧?”

“可是我没有逼你说。”蓝河有些委屈。

“我已经分享了,你不分享就是你的不对了,做人要懂得礼尚往来啊。”

“……叫蓝河…是因为…我的爸爸妈妈把我丢在一条很蓝的河边。”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名字吗?”看着身边的小人快速弓下的脊背和紧抿的嘴唇,叶修立刻岔开话题。

“因为你是在我说完了之后才说的啊。”

“不…不是,是因为我认识另外一个世界的你——”蓝河和叶修并排躺下,叶修揉了揉他的头,“那个世界我只和你差四岁,这个世界我和你差了十八年,在那个世界,你长大以后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骗人。”蓝河不信的撇撇嘴。

“没有骗你,我是不知道被一个无脑粉丝怎么了,然后我就到这儿来了。你的生日刚好是六月一日吧?这个你可没和我说过哦。”

蓝河翻了个身背对叶修:“我听不懂。”

“听不懂也没关系。”叶修也侧过身,把小小的蓝河搂在怀里。

他其实是懂的,他从第一眼看到叶修就觉得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从他眼神里的闪烁知道叶修说名字的时候在说谎,知道那个“三月之期”应该是叶修能在这个世界上逗留的时间——

他是别的世界的人,即使他有一天一定会走,但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

“要是不会走…就好了。”

——
蓝河在屋顶上睡着了,叶修把他带回了卧室。

三个月是很快的,也是很慢的。比如蓝河在这三个月在叶修的帮助下打入了孩子圈,蓝河和其他孩子一样跟在叶修屁股后面学习浅显的诗,跟叶修一起和其他孩子们抓青蛙,种青草,夜晚是雷打不动的上天台看星星,叶修给蓝河讲另外那个世界的趣事。

有时则是去荡秋千,这秋千一晃,到了三个月的最后几天,蓝河被养成了一个温润有礼的孩子,棱角全部隐藏在圆滑之下。

叶修则变得有些透明了。

“今天我要教给大家的是《大堰河——我的保姆》,这课上完后大家别忘记三个月前说好的回礼啊。”

——
这三个月来蓝河是数着手指过日子的,叶修教的很容易,孩子们也学习很快,一开始叶修就和蓝河说过,《大堰河》应该是他能交他们的最后一课。

他说他有预感,他好像可以回去了。

大家都知道叶修快要走了,所以写诗念给叶修听的时候都非常认真,但是蓝河早就写好了,用厕所里能写字的草纸,凑着叶修房间里那支粗铅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三个月,他一直藏在上衣的口袋里。

他想单独念给叶修听。

——
终是三个月的最后一个晚上,叶修依旧带着蓝河上天台看星星,但是蓝河没有像往常一样躺下,反而又像第一回上来时一样,拘谨地坐在那里,默默看着叶修渐渐变淡的身影。

“叶修…我想把诗念给你听。”

“好啊。”

“题目是《那个新来的义工》。

——
他是孤儿院里新来的义工

优雅的动作显出他的不同

他温和的说他是叶秋

叶秋,

那个新来的义工
——
他教育我,珍爱我

他用健实的手臂抱起我,安抚我

在矮楼的红瓦上

在后山的池塘边

在沙坑的秋千中

在自私的人群中

他用健实的手臂抱起我,安抚我
——
三月已满

在我熟识你之后

你要被属于你的世界叫走啦

你轻松,我却沉重
——
我又要回到原来的日子里去啦

没有美丽的星空

没有蛙声的池塘

没有影子的秋千

没有饭菜的食堂

这三月如梦般的经历,就要过去啦

就要这么过去啦
——
叶修,今天我在这呈满了星空的屋顶上

念着一首感谢的诗

呈给你的帮助

呈给你的关怀

呈给你漂亮的手指

愿另外一个世界的我

能像你对我一样对你这么好。
——

蓝河念完了他藏了,写了三个月的诗时,叶修已经几近消失,他看见叶修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轻轻说了几句话便消失不见。

“浅蓝色的发色,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颜色。心中有念,必会相见。”

——
蓝河的眼睛有些酸涩,睡梦中他听到机械仪器的滴滴声,惊得睁开了眼,睡梦中的虚与现实中的实混起来,他的脑袋头疼欲裂,精神有些恍惚。

但是这种恍惚很快就消失了,他望向病床上插了三个月氧气管的昏迷不醒的人,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病床上的人明显手足无措起来,想起身安慰他,却连手指都抬不起来,眼睛看着他一颗一颗落下来的泪珠,满是焦急。

蓝河抹了把眼睛按下了床头铃,在医生们冲进病床之前,他的手摸了摸叶修的脸,然后把自己的脸贴了上去。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叶修就这样盯着蓝河,明明根本就没有力气,还是使劲的弯起了眼角对蓝河笑。

蓝河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
“蓝河,你一直不问我那三个月在哪儿吗?”

“有什么好问的,不是在病床上吗。”陪着叶修做复健的蓝河翻了个白眼。

“不不不——”

“诶?”

“好奇了吧,哥就跟你说说那三个月做的梦。”

“我也想跟你说我连续做了三个月的那个梦。”

“关于你的。”“关于你的。”一句话异口同声的从二人嘴里蹦出,监工的叶秋先生把自己的脸藏在笔记本后面,一脸抽搐的表示不认识这对秀恩爱的。

——
那个世界的蓝河真的如叶修所说保留了原本想烫黑的浅蓝色头发,也做了个十分温柔的人。他在叶修消失后马上被一对属于书香门第的夫妻收养。全孤儿院除了他好像没人记得叶修带他们度过的这三个月,但是蓝河没有。

——
“小蓝,你今天要去叶氏面试哦。”

“好——”

叶氏高层台上,最中间那个闪亮的铭牌,写着两个烫金大字——

叶修。

——
“各位领导好,我是蓝河。”他自信的站在台上讲解文稿,看着台下一脸兴致盎然的叶修,突然忍不住雀跃起来。

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

才不会有假。

——
“蓝河,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END.——
字数:4300

评论(4)
热度(36)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