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不喜欢张三也不喜欢李四,
但我永远喜欢你。









坑头:叶蓝,轰出
以前的计划都吹了,随缘见面。

【叶蓝】为什么会有这么讨厌的老师(6)

手机因为之前清内存
字体都没了
于是换了非常少女的安卓内置少女体
然后突然觉得用这种字体码肉真的...
有罪恶感(˘•ω•˘)

这篇是过渡 有点点真-肉渣应该不会被屏(…)好吧只是色气点点而已










学霸蓝上线!冷漠蓝上线!
叶神早已智商掉线!

上课时的教学楼十分安静,只有有些声音较小的老师身上配备的小蜜蜂不时传出的略电子音的知识。

叶修依旧如平常一样懒散的站在讲台前一副百无聊赖要睡着的样子看着讲台下的同学们奋笔疾书近视布置的课堂作业,黑板早已高度利用只留下等会儿讲解时写步骤过程的小块空白。

许博远也和身旁的同学一样疯狂的奋笔疾书,他们特殊的关系可不是偷懒的筹码,更何况叶修的严格是出了名的。

如果被“请”到又没答出来的话,所谓的“惩罚”对许博远接下来的课程造成的影响可是巨大的,早上浪费的上课时间已经超出许博远的容忍范围。

他不允许自己再有任何浪费时间的举动了。

——啪、啪、啪。

叶修举起手拍了起来。

“答题时间到~”

他盯着慢慢放下笔的许博远。

“请许博远同学上来解答这道题目吧?”

下身盛满了不明液体还被塞进了肛塞的许博远慢慢站起来,努力的夹紧后头,就怕肛塞顺着大量润滑滑出,停在自己的位置上深吸了两口气,他迈起平常的脚步走向讲台。

——必须速战速决。

许博远拿起叶修惯用的六角粉笔在手上漂亮的转了个圈准备开始作答。

第一题的题目写的偏上,因此留白也偏上,这让许博远不得不踩上讲台上帮助个子“较为娇小”的学生回答问题的小木阶,踏上木阶时身体内的异样让许博远皱了一下眉头强行忽视迅速作答起来,唰唰唰的声音伴着手的移动留下了秀丽的字迹,和叶修的观赏型看似相近,但让人更加舒适。(ps.废话练同样的字帖字体怎么会不像!!!)

台下的同学已经被许博远的答案所吸引,不尽相同的纷纷在自己的答法旁边补上了许博远的答法,有几个甚至已经开始准备下课往许博远的桌子方向冲去让许博远答疑了。

叶修看到了许博远独特的做法也有些惊讶,目光又在许博远挺的笔直的后背流连几圈。

看着许博远松了一口气放下粉笔准备下台,鬼使神差的叶修拦住了他:“许博远同学这做法挺独特的啊,你看那几个对你虎视眈眈的同学,不如讲完在下去?”

说完这些话叶修并没有收获想象中的情形,许博远只是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在他腰上揩油的手,重新拿起了六角粉笔,又僵硬的走到班级储物柜拿了一块小黑板出来挂在了大黑板上,带着脸上微微的粉红对着讲台下的同学们开始了解法解析。

“blablabla...blablabla...”

“blablabla???blablabla!!!”

“no!blablablabla..”

等到回答完全班的问题许博远已经浑身直冒冷汗了,身上的汗水浸透了他的衬衫,使得他的躯体在半透白衬衫的遮挡下若隐若现。

叶修看的口干舌燥,刚想继续为难许博远,却直接被他一脸冷漠说的一句话堵了回去:“叶老师,这道题我已经讲完了,剩下的题目麻烦老师了。”

许博远对着叶修鞠了个躬,迈着僵硬的脚步回到了座位,坐下时微微的不自然没有被其他同学发现,因为全班都拿着作业本等着叶修讲评了。

——敢情还是生气了?

叶修的手插在口袋里摸到了那个自律蛋的开关,刚调上两档想看看许博远的反应,他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望着自己,叶修才想起自己把那个可怜的自律蛋扔进了学校垃圾桶(…)。

叶修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讲下面的题目,刚才许博远做的那题的所有做法都被叶修进行了补充。

很快,整间教室除了叶修的声音,就只剩下笔尖与纸摩擦出的声音了。

这种和谐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下课前。

“许博远同学等下记得来我办公室,有些事情咱们得商♂讨商♂讨。”

叶修上课从不带教案,扔下这句话就离开了教室,而教室里的同学们都面面相觑,看向许博远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许博远低下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回想起下节课是体育课,叫梁易春帮自己请假后不知道在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也站起身快步的走向叶修的办公室。

“讨厌鬼。”

TBC.

评论(5)
热度(53)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