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我欲乘风去,
奈何拖油瓶。

【全职高手】【叶蓝】断桥残雪

cp设定自己感受,古代架空,短篇
此文为衍生产物。
配合许嵩的断桥残雪食用更佳。
该篇为双结局,不要问我到底是BE还是HE

1.
“哎,路旁的野梅又开了呢。”

空旷的山谷间传来少年清脆的声音。

“今年也是一个人都没有呢。”

语气中还带了一点可惜。

如果你从远处望去,便能看见一个蓝衣少年坐在蓝桥的扶手上,荡着两条刚学会走路的小短腿,脚下的湖因为季节的关系此时正在冰封期,阳光撒上后折射产生的星星点点与覆盖住蓝桥原本模样的雪交相辉映。

红色的梅与蓝色的孤寂身影产生了鲜明对比。

2.
又是一年梅开雪落后,蓝衣少年微微长高了些许,却还是稍显稚嫩,眉间的青涩与瞳孔中的清澈是成正比的。

“嘛,雪啊雪,我在这里许个愿吧。明年让我遇见一个人吧?好不好?”

蓝衣少年冲着天空无声的呐喊,末了还绽出一个笑容,使之周围的美景黯然失色,独留他一人在混沌中清明。

同一时间,留着黑短发的青年手里拎着一柄红黑相间的战矛,望向那两山之中。

“我倒要看看那儿为什么被人们称为鬼址。”

说罢还在脖子上带了个红色的三角围巾。

3.
从远处传来雪被踩扁的声音,蓝发少年讶异的朝声源处看去——

玫红的梅映衬在周围,附近的树上的枝叶随风飘起,景致的正中间是一个围着红围巾的青年,扛着一把火红渐变黑的有着十分漂亮的古典花纹的战矛,见到他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

4.
蓝衣少年听见他对他说:“你是谁?”

5.
而在叶修问完这句话后,蓝衣少年十分无措又拘谨的模样让他瞧着好生有趣,再加上对方青涩的眉眼,不免心生怜爱,然后他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

“我...我没有名字,我是这座桥的桥灵...是物灵吧?”

6.
诶,这么可爱的孩子居然不是妖是灵呢..?

“你好,我叫叶秋,这柄战矛的名字叫却邪,是我的本体,我是器灵。”

你知道吗?一个孤身一人的器灵,一生的夙愿,便是找到与他契合的物灵。

相生相伴,非同年同月生,却可以在彼此的扶持下一直一直走下去。

你,会成为我的物灵吗?

7.
“怎么说..我其实好像是建筑这座桥的工匠的精血产生的物灵呢..相貌也跟他一模一样,他生前叫做许博远呢~那么我也叫许博远咯?”

不知不觉已经和叶秋一起度过了四五年的时光,许博远开心的吃着叶秋摘来的果子,酸酸甜甜的,跟叶秋一样。

“嗯..那你叫许博远,可是你的本体好像没有名字?”叶修看了一眼身旁的桥。

8.
桥是用通体莹蓝的高昂玉料制造而成,上面刻满了密集又复杂的符文,透出莹润的白光,从远处看好似桥上的雪在发亮一般。

“看桥长的这般,不如便叫蓝桥春雪吧。”

许博远在原地愣了半晌,然后笑着跟他说了声好,眉间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9.
“我有事要去完成,完成后便回来陪你,好不好?”

“....好。”

终于还是有离别的时候。

“那我在这里等你,一定要回来哦。”

不知是受了什么限制,蓝河一直不能远离他的本体。如今想来桥身上符文恐怕就是限制物灵行动的。

10.叶修一去就是好多年。

许博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数着天数,希望与期翼的光芒在眼中的比例越占越小。

直至山下的绕岸垂杨找上来,刺了最后一刀——

“你只是个被人抛弃的可怜虫罢了。”

疯魔。

11.
当叶修架着一把形状怪异的银伞回到此处时,蓝桥依旧,却不见雪。

只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小孩坐在桥边捉着水里的鱼,再放掉。

“你叫什么?”

“哥哥好,我叫蓝河。”甜甜的嗓音虽与先前不同,但笑起的眼尾却一模一样。

“哥哥为什么扛着这把伞呀?哥哥又叫什么?”

“我是这把伞的器灵,这把伞被世人名曰千机伞,见血封喉,祸人无数,碰巧他还没正式成型,我就占了它器灵的位置。”

实际却是这伞原本的器灵为了拯救快要散形的他,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只为让他活着回来见早已被他铭记心底的那人。

叶修还记得最后苏沐秋的歇斯底里。

——叶修,如果你的心里没办法放进我,那让我把你放进我心里就好,不能和你相生相伴,那我宁愿成全。

“既然这伞如此特殊,就叫君莫笑好不好?”软糯童音唤回了叶修的理智。

“好。我叫叶修。”现在的我终于可以告诉你我真正的名字了,相处愉快。

12.
又是好多年过去。一直都风平浪静。

直到有一天,山下的绕岸垂杨终是忍不住又找了上来。

“蓝桥春雪,别以为你疯魔后还能与他长相厮守!妖与灵是无法相爱的!他可能还不知道你是妖了吧?知道吗?如果身为灵的一方知道对方是妖,而妖也知道对方是灵的话,身为妖的一方会被魔界在本体所在之处予以揉魂刮骨之苦,最终散尽精魂,再无此妖!哈哈!许博远!我看你何来长相厮守!!!”

后方叶修手中的果实掉在了地上,他听见绕岸垂杨对着蓝河喊出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名字。

那个让他放下尊严,舍弃了挚友的生命霸占挚友的灵气转换为挚友本体的器灵,让他熬过器灵转换的痛苦的名字。

灵与妖是不能相恋的啊。

他如今成了妖。

若灵知道了对方是妖的事实,并且互相爱着,那么妖倒是可以免去揉魂刮骨之苦,但却会马上散尽精魂,再无踪迹。

13.
蓝河笑着看向叶修,做出了几个口型,他的身形已经开始变淡。

天上慢慢下起了雪,接着越下越大,越下越大,直至重新覆盖了整个蓝桥。

散魂前的本体重现。

“如果你再早几天来就好了。”

——如果你再早几天来的话,我就不会被绕岸垂杨的话所击倒,也不会疯魔,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了。

“我们本不应该如此的。”

脸上突然有了湿润的感觉。

——我哭了吗?

“我们本应该有个美满的结果。”

14.
蓝桥突然崩塌,桥下的水变成了一汪死水,鱼儿全部顺着瀑布离开了这滩死水,寻找新的生路。

他最后的身影跟被灵气散尽时催生的红梅一起,映出一副凄美的画。

蓝桥仅剩断桥,春雪已余残雪。

再找不到此番绝色。

再找不到此番绝景。

15.
叶修跪在桥边,失声痛哭。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恨过自己的随性,他开始想,若是那个为期一月的烟草庆典他没有沉溺与其中,是不是就不会葬送他的恋人,他的心也不会死。

——苏沐秋,看来真如你所言。
——被你诅咒过的人,都难以重圆。

如果有如果,我宁愿不曾与你相见。

我愿只在蓝桥身边,护他一世周全。

END.

后续

16.
叶修在蓝河头七那天把绕岸垂杨连根拔起,亲手送进瑶池看他灰飞烟灭。

他开始寻找断桥的碎片,每到清明节就来着手修复断桥,重新打理这片土地。

而今年,他找到了最后一块缺口的碎片。

他开始没日没夜的倾吐自己对他的爱意。

他开始周游世界,然后带回许多见闻与故事,全都讲给他听。

17.
许多年过去,在他看不见的桥的背面,开始有了一个微弱的莹蓝色光点。

——原来当初桥上的符文是为了能够不让我彻底毁去..

——这一次,我要好好的、果断的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下面就交给君欺了@阿诺_蓝桥雪落待君归

给伞迷一个解释:为什么我要虐伞哥。
事件起因就是因为愚人节心情不太好,然后开了治[致]愈[郁]系的叶蓝手书。
结果点进去一堆刷伞修的。
甚至还有人严重到了说出[蓝河明明就是伞哥盗版吧?]这种话
我现在只想劳烦那些伞哥nc粉,还有一些逆cp的nc粉,不要在别人的cp向里面刷你们喜欢的cp向好么?
也请不要在任何【不关你粉的cp】的手书,mv中刷屏【你们粉的cp】的任何玩意儿好么。
可能在这里解释后会破坏这篇短篇的整体美感。
但是我不后悔。
因为这种现象已经太严重太严重了。
无辜中枪的小伙伴就当没看到吧。

全职粉何必为难全职粉。
微博:@蛊惑呀喵w

评论(7)
热度(41)
©蛊惑呀喵w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