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遇龙 02

*(伪)少爷叶x守护龙蓝
*前年债今年还系列
*我!来!辣!
*前文见tag




『二、本能』




等叶修重新获得身体的掌控权时,红轿已经稳妥的停在地面很久了,他慢慢地扶着矮榻站了起来,没管因为路途颠簸微微撇开的领子,掀了轿帘就下了轿。


迷蒙的细雨将土地变得湿润,红轿的正前方是一个漆黑的洞穴,洞穴旁的石壁上刻了字,大抵是如何从山上离开的法子,还有一小条爬山虎被牵引着固定住,指向一片有着许多乱石的小草丛。


石壁上的刻痕已经很旧的,有的棱角潜藏在石缝中冒出来的绿色阴影之下,被腐蚀得不成样子,叶修朝前走了两步,细细密密的雨丝盖在他的身上,凉意透过单薄的衣衫渗进他的身体,带来一阵冷意。


草丛的伪装做的并不好,叶修没走两步就看见了丢在草丛里的浅蓝锦袋,袋子看起来倒是厚实的很,叶修捡起来在手里掂了掂,常年征战让他下意识地开始估算些什么,直到雨下得大了起来,泛着冷气的水珠打回了叶修的神智,他看着手里的锦袋苦笑着摇了摇头,毫不畏惧地走进了看起来像是传说中“龙穴”的山洞里。


黑暗中倏地亮起两点蓝色荧光,龙的眼睛微微眯起,睡意被鼻尖浓郁的甜味消去,理智被本能吞噬,它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两步,身形开始放大,最后变成了一个瘦削的蓝衣青年。


青年闭着眼,寻着那股甜味儿向前走着——


他已经太久没有汲取过甜分了。


在漫长的生命中,大部分的龙都是觉不出甜的,只有遇见命定的伴侣的那一刻,它们才开始拥有七情六欲,停滞于幼年期的身体和儿童样式的人形会因为这种甜味的影响开始再次发育,只有跟伴侣一直在一起的龙,最终才有到达成年期的可能。


但龙的占有欲却是绝对的,从古至今能与爱侣相伴一生的龙少之又少,哪怕龙族流传下来的多份文书都留下警戒,却依然没能有几只龙克服它们强到病态的占有欲。


对甜味的渴求、爱侣对其他事物过分的注意力都非常容易使失控的龙变成被本能支配的怪物。


被压制的理智没能占到上风,龙慢慢地从洞穴深处走了出来,他的双眼依旧没有睁开,空气中的甜味愈发地浓重,直到龙的鼻尖碰到了一个人的鼻尖,对方轻微的呼吸让龙的本能稍抑,闭着的眼睁开一条缝,冰蓝的竖瞳映进了男人的脸,他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抚上男人的脸,龙的指尖触上那层薄薄的青茬,些微的刺痛感让理智稍回,轻柔的动作里潜藏着龙自己都未察觉出的深情。


很奇怪……


龙按了按自己的额角,他总觉得自己该想起些什么,脑中的画面却是一片空白,惹龙的香甜气味儿又趁机窜进了龙的鼻腔,妄图勾住龙心底最深的欲念……但是没能成功。


只听男人闷闷地咳了两声,血顺着抿紧的薄唇一侧滴了下来,红衣在血的加成下衬得他有些妖冶,男人的眼尾出漫出了些青黑色,龙看着神色有些痛苦的男人,心底一股躁意突然涌了上来。


——才不是这样的!他明明从不……
——明明从不……什么?


龙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从自己的想法里跌跌撞撞地退出来,才感觉到自己唇上柔软而冰凉的触感。


他的身体微微前倾,男人的脸庞在他的眼前无限放大。


龙不自觉地舔了舔男人闭紧的唇瓣,舌尖上传来的丝缕香甜几乎要让他欲罢不能,但是浓重的血腥味严重影响了龙想要进食的情绪,他伸手用指腹将男人嘴边的血迹抹去,龙的手碰到了男人的手腕,指尖从他的脉上划过,异常的脉象让龙缩回手的动作顿了一下。


龙闭上眼大致感受了一下男人的脉象,男人的脉象非常糟糕,本该连续的血管节节断开,不明显的血色暗纹覆盖在薄薄的经脉上勉强连住它们,他没有犹豫,指尖在男人的手腕上画了一圈符号,暗红符文亮起,很快蔓上了一层淡蓝的荧光。


冰蓝的眼眸再次睁开,龙在心里快速盘算着药材的需求,他的手腕却在松开男人手的那个瞬间被反手抓住,男人的力气很大,没有防备的龙被往前一带,直接跌在了男人身上。


一张带着笑意的脸突然从龙的脑海中闪过,被抓住的手没能再挣开。


男人像是进入了什么梦魇,他在龙的鼻翼边嗅了嗅,趁龙发怔的时候一手绕过了龙的脖颈,将他按向自己。


“唔……!”


灵活的舌头轻易地破开了龙的牙关,似是想汲取什么似的,吮得龙头皮发麻,他回过神来不愿与男人纠缠,奈何人形的力量和本体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再加上甜味的催化导致的腿脚发软,只能被迫承受略带暴虐的亲吻,氧气很快在唇齿纠缠间流失。


脱离任何画本的展开让龙有些慌,他愤愤地咬了一口男人的嘴唇,铁锈味掺进了这个绵长的亲吻里,男人微微停下动作,模糊地说出几个字,同时龙突然感觉到体内一阵躁动,冰蓝的灵气像是受到控制一样,自他的体内离开,从他刚才咬出的伤处窜进了男人的体内。


龙的灵气对人来说是致命的,他不敢再纵容男人胡作非为,趁着他恰好离他稍远些,用没被抓着的手在男人胸口处虚画了一个咒文,男人终于安生下来,松开了钳制住他的手,背又重新靠回身后的巨石。


龙跌坐在离男人一步远的位置平复着粗重的喘息,苍白的唇色被吮成了艳红,唇瓣甚至有些肿,待呼吸正常了些,龙便扶着身旁的石头站了起来,脚步有些踉跄着出了洞穴。


外头依旧落着缠绵的雨丝,细长的雨滴乖巧地落进了龙的手心里,冰凉的感觉让他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空掉的大脑很快装回理智,青年原本红润的面色一下子苍白起来,眉头皱成一团,他又回忆了一遍过去的见闻,终于在记忆的某个角落里翻出了一个画面来——


画面的主角是那个红衣男人。


画面的视角非常奇怪,像是龙坐在男人的手指上似的,男人也是一身红衣,但品次比龙用鳞片幻化出来的还要再好些,跟刚才触碰到的粗纱质感完全不同,画面中的男人坐在一把太师椅上,下巴微微扬起,像是在跟谁说着话,再仔细些看的话,还能看到他要翘不翘的嘴角。


脚边传来干枯树叶咔嚓的脆响,龙跟着画面翘起的嘴角僵在了那里,他突然想起来男人松开他之前嘟囔了一句什么,他停下脚步,微风从林子的四面八方吹来,带来了一句让他熟悉又陌生的话语,还隐约包含了些无奈的纵容。


“小蓝别闹。”


可是……小蓝是谁?




TBC.

评论(3)
热度(27)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