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叶蓝】烟花之诺

#00:00

#小命题:放烟花

#给他们的新年寄语:我还想继续偷♂听你们墙♂角〃∀〃






——(๑ˊ͈ᐞˋ͈)ƅ̋(๑ˊ͈ᐞˋ͈)ƅ̋(๑ˊ͈ᐞˋ͈)ƅ̋——


窗外的寒风异常凛冽,似乎并不把即将到来的新年放在眼里。雨点淅淅沥沥地敲打在窗外的遮雨棚上,奏出了颇有韵调的鼓点。


蓝河有一搭没一搭地撸着赖在他怀里的猫,面前的电视上亮着幽蓝的光,主持人们正在镜头前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他的身体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眼尾还带着打哈欠时留下的莹润。


今晚相较于从前,唯一的不同,便是叶修作为当之无愧的荣耀首席,在群众们的呼声下,代表联盟参加了春晚——就电视上那个。因此,蓝河虽然失去了和叶修共同跨年的机会,却也免了回叶家老宅的麻烦。


猫咪受够了乱无章法的抚摸,不满地朝走神了的铲屎官喵两声,甩甩尾巴,踩着悠闲的步子向客房去了。


配套的音响被禁了言,过分的安静让蓝河萌生了些许困意,眼睛在一睁一闭之间循环,终是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


半梦半醒间,蓝河像是觉察到了什么,从睡意中微挣出来。


屋里的灯光好像暗了些,他迷迷糊糊地,想睁开眼看清楚什么,睡意却将他的眼皮封得死紧,玄关的灯在他模糊的视野中亮了又灭,他却没有来得及细想,忽然有一股力把他锢在了沙发上。


他面前的光线一暗,干涩的唇瓣触上了一片柔软,蓝河下意识地打开牙关,没有被钳住的手徒劳地向前推拒说话的能力在顷刻间被人夺去,唇齿交缠发出的啧啧水声在空旷的屋里回响。


彼此纠缠间遥控器不知被谁碰了一下,静音已久的电视突然传出一阵掌声,蓝河的耳垂在掌声中渐渐红了起来。


他熟悉的烟草味窜进了这个湿润的吻中,还带着些许屋外雨水的湿软气味,葡萄酒的香气不知怎的也横叉了一脚。还没等蓝河适应这些气味混起来的奇异感觉,一只微凉的手从蓝河的衣服下摆滑了进去。


过大的温差让蓝河的意识有些回笼,他的背脊在一瞬间微微弓起——


始作俑者显然也没想到蓝河会有这么大的动作,在蓝河的用力拉扯之下,身形一个不稳,二人之间的局势瞬间反转。


蓝河半伏着跪在他身上,大有继续向前进攻的趋势,把人压在沙发上,分开的腿把他的腿夹在中间,不让他有多余的动作。


亲吻仍在继续,被西装缚住的人并不因失去主动权而束手束脚,他顺势把手停在蓝河的后腰处轻轻摩挲,眼睛微微眯起来,像是已经寻到了猎物的弱点。


电视不知何时又嘘了声,有些刺眼的蓝光让蓝河把面前人脸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他用舌尖划过叶修的唇,果不其然看到叶修下意识眯起了眼睛,他心中突然暗道一声不好,唇齿间的小打小闹忽地化为了狂风骤雨,蛰伏的野兽亮出了锋利的爪牙,蓝河被迫向后退去,殊不知正中叶修下怀。


叶修卡住蓝河的腰,逼迫他挺直腰背向后,这样一来,胸前的两个小点便颤巍巍地被他自己送到了叶修的面前。


那只抓住蓝河的手原本给蓝河死死压在沙发靠上,这时却因为姿势问题难以为继,当他被叶修逼得向后仰到极致时,压着叶修的那只手被拢进了叶修已经温暖起来的掌心里。


他的手虚握着,微凉的手心里带着薄汗,修长手指分别从他的指缝间挤了进去,把蓝河的手撑开来,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停停停……”让叶修给反将一军的蓝河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岌岌可危的处境,笑着躲开了叶修的追吻。拽着叶修领带的那只手把不远处的遥控器一把捞了回来,静音一取消,恰巧电视里主持人抛出了一个吊人胃口的问题:“他是记录的保持者,更是新记录的创造者……”


情欲的颜色染上了蓝河的眼角,他顺着叶修的动作垮下腰身去咬他的耳朵,一边试图把叶修扣在他腰上的爪子掰下来,柔软的发尾扫过脸侧:“你不是参加春晚去了么,怎么身上全是酒味?”


被叶修偷袭时露出的迷茫神色已经从蓝河的脸上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带着不明意味的微笑,再加上眼尾的红晕……见势不妙的叶修咳咳两声,收回了自己在蓝河腰间作威作福的手,看似老实地在沙发上坐正了:“你猜呀。”


“那我猜……那个替你去参加春晚的倒霉蛋是叶秋。”电视内应景地放出了“猜猜ta是谁”的有奖竞猜,叶修轻叹一声:“还是什么都逃不过小蓝法眼,求放过。”


话是这么说,从他腰上收回的手在半中间转了个弯,捏起了蓝河的脸。


“今年老爷子不知道哪条筋搭错了,非得在今天拿下G国那笔订单——反正叶秋孤家寡人一个,洋人又不过春节。”


“然后……唔别捏了……你俩又换着玩了?”蓝河从叶修手里救下自己的脸,翻了个身结束了这个微妙的姿势,坐到了叶修身边,扣在一起的手没有松开,他也没在意,只是捞过一旁的抱枕塞进了自己怀里。


“是啊,刚好……”“刚好破了烟戒?”情潮还没有从两个人的身上离开,蓝河摩挲着叶修的指节,烈性烟草在叶修身上还有残留,夹杂了隐隐的硫磺味。“那可没有,我可是老老实实的守着‘家规’呢~不信的话蓝大大再亲身检验一下?”


“检验什么,老实交代……”蓝河伸手捂住叶修凑过来的嘴,电视里的“叶修”在荣耀新出的主题曲下缓步走出,装得人魔狗样的,要不是真人就坐在他旁边,一时间可能还真的分不出真假。


“互换身份肯定不是叶秋要求的,你换来做什么?肯定不止解烟瘾。你身上还有硫磺的味道,但是应该不是去泡温泉留下来的,因为你不会系领带,所以……”


“所以综上所述,我应该是对你有什么企图,”叶修在蓝河捂住他嘴的那只手的手心上亲了一下,成功打断了蓝河的推理,并收获蓝·炸毛猫咪·河新春专属限定x1后,不紧不慢地接了话头,中间还刻意顿了一下,叶秋在屏幕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闯进了微妙的氛围里,蓝河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叶修却好像没听见似的,伸手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


下一秒还在笑话叶秋的蓝河眼前一黑,视线被一个柔软的东西遮去了。


“你……干嘛???”蓝河刚想摸一摸遮住眼睛的东西,叶修在他脑袋后面打了一个花结后恰好抓住了他准备把东西抓下来的手。


“给你看个东西,先保持一点神秘,跟着我的步子走。”电视里的新年倒计时响起,叶修把蓝河搂在怀里,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往那面巨大的落地窗走去,终于是赶在最后一分钟到达了目的地。


棉拖在走了一半路的时候就掉了,好在地毯够厚,蓝盒也不觉得冷,和叶修一起站定之后,他偷偷伸出一只脚向前触了触,冰凉的感觉让他不由得一个机灵。他已经很久没有被动的感受过黑暗了,不过在视觉被剥夺的时候,其他感官便能更加灵敏。


先前雨水拍打遮雨棚的声音已经消失了,蓝河只能听到他和叶修清浅的呼吸声。叶修身上雨水的凉意也消失了,热量源源不断地传到蓝河身上,温暖他单薄的身躯。


“好啦,还有10秒,10,9,8……”叶修把下巴抵在蓝河肩上摩挲两下,接着把嘴唇贴在蓝河耳边黏黏糊糊地数起了倒计时。


“4,3,2,1,睁眼。”遮着眼睛的领带被叶修伸手拉下,绚烂的火光透过残留在落地窗上的水珠映入了蓝河眼里。


烟花炸开的声音被隔音的玻璃挡在了窗外,蓝河怔怔地看着那些接连不断的烟火,半晌后脸颊往旁边一侧,堵住了叶修正打算说什么的嘴。


“我说,这么大阵仗可不是叶修大大的风格,你怎么会突然想到弄这个?”


叶修满不在乎地笑了一下,他看着蓝河亮晶晶的眸子,舌头碾过蓝河的每一个牙齿,说出的字句模糊不清。


“荣耀里欠你的,现在做不到了,就现实补吧。”蓝河专注于叶修模糊不清的字句,牙关轻易地再次敲开,问题模模糊糊地传出来。


“什么时候欠的,我怎么不知道?”


“自己想,想到了再说,还有,领带可不止刚才这么用……”


“起码先把电视关掉……喂!”






—END♬—


评论(9)
热度(101)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