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惑呀喵w

谢谢你从我的生命中路过,
如果能留下一片云彩就更好了。









坑头:叶蓝,轰出
连载中:叶蓝-遇龙

【喻黄】对于一只猫来说,你以为一碗加了虾仁的猫饭就能诱惑我这只可爱无敌又帅气的喵了吗?

*两妖互陪梗
*人鱼喻x虎斑黄
*剩余设定什么的,请稍稍探索一下?
*OOC满天飞,BUG被我睡(?)
*祝食用愉快w



——
喻文州,男,G市爱猫协会发起人兼会长。

传说中,他不仅仅只是一位称霸G市律师界的职场精英,还是一位捡得无数猫咪,并深得其信赖的温润男神。据知情人士透露,只要走在街上,他甚至能够在一小时内连捡三十七只猫,数字与某改名不换姓的作家更新一小时内浏览量就达到的3700万完美重叠,还有与两位相熟的某站知名UP主“真诚的大眼睛”也总是拿这个开玩笑。

不过,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该会长至今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猫。

按照知名占卜师王杰希的意思来说,就是相性不好。

对,相性……不好。

于是每个月喻·成功人士·文·没有自己的猫·州总是在G市的周边山脉走一走,企图找到和自己相性匹配的猫,直到有一天,他在某处山林中成功收获了一只看起来像被雷劈过的虎斑。

然后喻·对这只虎斑一见钟情·文·迫不及待开启有猫生活·州就把此喵抱回了家,开始悉心照料。

不过现在……

“少天……”传说中撸得无数猫心的喻会长此时只能干站在自己的衣柜前,叫着衣柜顶上那只说什么都不下来的小虎斑。

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开始怀疑起自己家的小虎斑是不是被那个糟心的占卜师为了验证自己“相性不好”的言论而把它掉包了。

明明两天前还一直都是乖得不像话的啊……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你这个鱼唇的人类!!!居然在本喵飞渡劫失败的时候把本喵赶到这种地方来!!!你以为趁本喵王渡劫失败不能转换为人型的时候就可以驯服我了吗!不要以为本喵不知道那个糟糕的大小眼占卜师是你的同伙!科科,你以为本喵不知道吗?他放本喵出去是为了寻着轨迹找到本喵的大宝藏,再偷偷继承它好吗!好吗!要不是本喵机智勇敢绕了一圈回来,你还能看得到本喵才怪!

处于愤怒中的黄少天越喵越激动,忍不住向前跨了一步。衣柜顶上的空间本来就小,这不跨不要紧,这一跨……刚痊愈不久的虎斑就从衣柜上以一种十分不优美的姿势做起了自由落体运动。

“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地毯应该够厚吧???

就在黄少天以为自己要摔个眼冒金星的时候,一双手突然朝它伸了出来……

然并卵。

最终一人一猫一起摔在了地毯上。

准确的说,是喻文州摔在了地上,黄少天摔在了喻文州的身上,呃,胸口。

一人一猫就以这样一个奇异的姿态对视良久,黄少天的功力终究是不如喻文州,他有些尴尬地“喵”了一声,眼神转而望向喻文州的床头柜,试图装作无事发生过。

喻文州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乖巧到不行的小玳瑁,手摸上虎斑的头,低低笑了两声。

“你好重……”

喻文州的手有技巧地顺着虎斑的毛,黄少天惬意地眯起眼睛享受着,以至于听到喻文州的话都没反应过来,待他发出了一声舒畅的“喵”后才意识到喻文州说了什么,肉垫用力地在喻文州胸上一拍,虎斑晃了晃尾巴,又很生气地“喵”了一声,才从喻文州身上跳了开。

胸口的压力一轻,喻文州看向用猫屁股对着他的小虎斑,不禁有些莞尔。

……半小时后。

——好……好饿哦……

半小时前雄赳赳气昂昂的虎斑瘫在地板上翻来覆去,耳朵耷拉下来,喻文州自从被他拍了一爪就再没从房间出来过,黄少天忍不住频频向卧房门口看去,就这样如此往复几回,直到他的肚子再一次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

“喵……(声调:↖↓↗)”没办法,进去看看吧。

黄少天不情不愿地从一个线圈里站起来,甩了甩尾巴又溜达进了喻文州的房间。

……

——什么嘛,在睡觉啊。

玳瑁一个使劲跳上了柔软的大床,喻文州枕着手臂睡得正酣,眼底的青黑说明了最近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原因,不过黄少天显然没在意这些,他走到喻文州脸旁一屁股坐下,尾巴扫过轻轻喻文州的鼻子,见他没醒,开始用尾巴尖戳喻文州的脸。

也许是太久没睡得这么好的缘故,喻文州皱皱眉头,闭着眼睛抓住了虎斑在他脸上扫来扫去的尾巴,接着把脸埋进了虎斑厚实柔软的肚子处。

“小家伙别闹,再睡一会儿就好。”

——……老兄你说啥都好,但是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的尾巴!!!

从尾根至尾尖被喻文州摸了两把,反被喻文州占尽了便宜的黄少天下意识舒服地咕噜两声,眼前恍惚了一下,正当他打算挪开身体的时候,尾巴再次被喻文州的手指轻轻圈住,整只猫彻底僵在原地不敢动了。

好在黄少天的肚子很快又唱起歌来,装睡的喻文州才愿意起身,把肚子饿扁的黄少天抱了起来往厨房走。

“对不起,忘了你还没吃饭,猫饭我刚才放下去蒸了,现在应该也凉下来了,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找个盘子给你装,”喻文州对黄少天充满歉意地笑了笑,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盘子:“我觉得这顿晚餐你会很喜欢。”

被放在餐桌上的虎斑一脸懵逼地看着喻文州拿出了一个锡纸盒,接着突然闻到一个让他精神一阵的味道——

虾仁!!!

黄少天的眼睛下一秒就亮了起来,他眯眼测了测距离,正准备从餐桌上跳过去时,喻文州恰巧端着盘子转过了身。

然后他就不动了。

“喵~!”

餐盘被摆到了虎斑面前,黄少天兴奋地喵了一声,正打算开始慰藉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脑海中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让他停下了动作……

——等等!劳资才不是你家家猫!!!

喻文州在把餐盘放到桌上后就一直观察着自家猫咪,见他可能是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在自己面前吃晚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你慢慢吃,我先去洗个澡。”

他摸了摸猫咪的头,转身进了不远的浴室。

……你以为一碗加了虾仁的猫饭就能诱惑我这只可爱无敌又帅气的喵了吗?!!!

黄少天表示悲愤。

然而耐不住肚子给他的多重压力,一脸悲壮地吃起了美食来。

浴室里水雾朦胧,一条深蓝的鱼尾在浴缸里甩了甩,勾过放在一旁的花式海盐肥皂把玩起来。

……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过,不就是个十几年么,就陪陪你这只小虎斑吧。



——
……30年后。

“靠!你怎么还不死!按照一般工作狂的寿命你应该早就死透了啊!!!!!”

喻文州一头银发坐在椅子上闲适地看着档案,对着终于忍不住现出人形的虎斑微微一笑:“我也很想知道谁家的虎斑猫能活三十几年不变样的。”

END.

评论(3)
热度(127)

© 蛊惑呀喵w | Powered by LOFTER